您好,欢迎光临上海仟浦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2019经济走势深度推演

    2019经济走势深度推演

    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

    201843日开始打贸易战,第一波发生在6月份,美国对500亿中国产品开始征关税,9月份美国对2000亿中国产品加10%关税,我们的应对措施是对500亿美国产品加25%关税,对600亿美国产品加10%关税。到目前为止,是这么应对的。


    美国人到底想通过贸易战解决什么问题,无外乎这么四个问题:

    一是短期解决贸易顺差问题。这是个本质问题,大家都很清楚,目前为止中国的贸易基本平衡。

    二是保护知识产权。这个事我们也在做。

    三是美国人更关注的是我们的市场准入问题,*近中国在不断地开放,从一般的制造业扩大到金融行业,还有一些领域还会继续扩大开放和市场准入。当然市场不能准入的这些领域,实际上国内民营企业家也有意见。

    四是美国比较关注的国有企业的补贴问题。


    在市场准入和国有企业补贴问题上,*近提出来要搞竞争中性原则,不管是国企还是民企,大家一起竞争。这样一来,我们认为中美贸易摩擦对中国的影响短期是贸易问题,中长期可能就是由于知识产权、市场准入、国有企业的补贴这些问题导致的中国能不能继续改革,继续开放,继续融入到国际市场体系中去。


    如果这些问题我们处理不好的话,它对我们的影响会进一步。是从西方国家引进、消化、吸收、创新,还是自己去创新,这就涉及到中国的科技政策问题。


    贸易的影响是能算出来的。按照现在这个打法,美国2000亿加10%关税,500亿加25%关税,美国的出口大概降7%8%,对中国GDP的影响大概是0.5%0.6%。那么,这个影响大概多长时间能把它消化掉?我们估计是两年到两年半。


    为什么?美国要找到替代中国的出口产品,还需要时间,一般两年时间就能替代。所以,我跟很多人讲,从贸易的角度,明年和后年,我们是要过苦日子的。


    中美贸易摩擦


    当然,根据*新的讲话,如果美国继续强化中美贸易战,剩下的中国产品还要再加25%的关税,那么影响大概在1.5%,这个影响就比现在还要大。


    现在我们在做经济预测的时候,也基本上按照这么一个速度,如果不打贸易战了,2019GDP增长6.2%6.3%,如果继续打下去,2019GDP增长可能就到6%,企业的下降幅度比较大。


    如果后面的问题继续解决不好,就会影响到中国的产业链、价值链,*后影响到中国的技术进步。这个影响有多大?我们也能大概估算出来,每年将近0.8%。由于知识产权的保护,有些尖端的设备和人才的交流将有一定的中断,可能影响中国科技进步的速度。从这个角度上看,对我们的长远影响还是比较大的。


    经济利益加上价值观的冲突,可能一时半会解决不了中美贸易摩擦这个问题,但是也不至于发展成前苏联那样的冷战。我们的态度还是很清楚的,那就是继续改革开放。


    但是,问题在企业的预期到底怎样?企业在出口领域到底会采取什么样的措施?是转移到海外去,还是继续生产?这是企业家预期不稳的非常重要的一个原因。对于外贸这件事,我们还是希望双边能进行更好的谈判。


    据我了解的一些数据,大概现在有30%40%的企业准备把一部分产业迁走。还有很多小企业,没这个能力,成本太高,迁不走,就可能会放弃出口。现在有些企业家告诉我们,关税降到15%左右尚能承受,这是个临界点。我估计美国人也很清楚这一点,先给你来个10%,再来个25%

    中国经济下行的压力在加大

    除了周围贸易影响到我们的出口,影响到外资,影响到我们的价值链、产业链以外,我觉得中国经济下行的压力可以从供需两个方面来解释。


    中国经济下行的压力在加大


    去杠杆过程中,地方政府的基础设施建设的资金来源受到一定影响。


    这个事情早晚要处理,这几年中国的经济之所以还能稳住,是因为除了房地产以外,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债务增长速度比较快,我们估计下来,现在地方政府的债务在*近三年时间,每年大概有7万亿。


    现在要处置的话,到底怎么办?如果借不到钱,基建投资就下来了。所以,2018年稍微处置一下地方政府的融资平台,我们的基建投资就下降得非常快。7月、8月、9月,当月的基建投资都是负增长。


    基建在我们国内投资是非常重要的,有20%多的投资规模。但中国大部分的基建基本结束了,未来的基建投资增长速度肯定要放缓。接下来的基建方向,除了数字化、信息化建设以外,剩下的主要是城市和农村的环境保护。像铁路、高速公路等大规模的建设增长很难,维持现有的水平都不容易,电力投资、水利设施投资基本上也完成了。


    所以,基建投资要下降,但是我们希望不要下降得过快,让它稳定在3%~5%这么一个水平。目前,下降得是比较快的,未来的基建投资还得往下走。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需要我们进行财政改革,加大地方政府发债的力度。但是,从2018年下半年到2019年,估计增长速度会稳在3%~5%的水平,我们现在的平均水平达到5%。


    基建在我们国内投资是非常重要的


    房地产价格过高挤出居民消费和投资。


    在中国,房地产增长速度过快、价格过高,挤出了居民消费,主要是挤出了民间消费品零售额里面的消费,是实物性的消费,包括汽车、家用电器等消费。


    原因在哪?2016年,在去产能、去库存的过程中,房地产的价格上升得比较快,价格上升主要在三线城市。一、二线城市通过限购的办法,房价没有大涨。这样一来,到目前为止,中国的房地产可能出现一、二线城市房价如果放开还会涨,三线城市很难涨上去的局面。


    为什么这么判断?2017、2018、2019年这3年,居民大规模的信贷买房以后,居民储蓄率下降,除了消费以外,用来买房的钱开始小于储蓄。也就是说,当年除了消费以外,剩下的钱用来买房子还不够。居民的实际储蓄,这两年是负的。


    这个问题很麻烦,继续追加信贷,让老百姓去贷款买房,那么相当一部分居民将无力消费。这部分居民大概有多少?2016-2018年这三年,大概卖掉了5000万套房,按一套房子一个家庭至少三口人计算,就有近2亿中产阶级的消费受到影响。


    这两年特别是2018年5月以后,消费突然就往下走,我们在解释这个问题的原因的时候,*早是一个做纸箱的企业家告诉我的,他说,出口用的纸箱没有变化,继续增加,但是内销的纸箱数量下来了。


    后来,我们不断研究这个问题,认为有四个原因:第一,P2P爆仓了,去杠杆过程中大概有1万亿损失;第二,股票市场开始暴跌了;第三,开始去杠杆,银行开始限制对消费的贷款;第四,房价过高,负面冲击。


    所以,后来我们给出的政策建议是增加房地产的投资,同时要稳住房价。消费增长还是一个问题,消费会缓慢地下行,当然了,到目前为止,消费里面服务的消费增长还没有什么太大问题。


    房地产价格过高挤出居民消费和投资


    制造业的投资。


    2018年以来,制造业投资一直不错,但还有没有继续往下投的动力,制造业投资投到哪儿去了,有没有可持续性?我觉得在可持续性上有点担心。目前来看,制造业投资主要是投在建材、有色、电器产品、专业设备、新的医药行业和其他一些服务业六个领域。


    从制造业投资领域来看,前面的一些传统产业继续往下投,是因为环保的问题,后面这几个产业可能未来有潜力,但是又跟出口有关系。


    消费需求在往下走,制造业投资在往下走,房地产我们希望稳住(但是现在看起来三线城市房地产的投资增速在下降),外贸出口在下降,可见,经济下行的压力在加大。

    预期不稳,信心不强

    为什么预期不稳?我认为主要有两个原因。


    预期有两个:一是产权是否安全。前一阵子,大家讨论民营企业作用的时候,把民营企业家吓了一下。*近领导人都在说话,要支持民营企业的发展,要保护产权,我觉得这个事会好一点。二是政策。我们的政策很明确,就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三大攻坚战。政策的大方向是对的,政策趋向我觉得不会变。


    但是在2018年4月到7月的政策执行过程当中有点乱。乱在哪儿?

    一方面,一部分政策继续执行,该防风险的就防风险,该去库存的就去库存,该污染防治的就污染防治,且力度非常大。另一方面,中美贸易战开始以后,大家觉得经济受影响了,财政政策、货币政策要不要调整,有人说财政要扩张一点,货币要放一放,这样一来,政策就开始打架,不知道到底听谁的,市场上就有点混乱。


    到2018年7月31日,预期在扭转,但是还是有很大的问题,就开始主张政策的协调性。现在看来,政策的协调性有所好转,市场预期稍微好一点,但是目前看还有不确定性。

    2019年宏观经济走势

    经济下行的压力超过多少就受不了,目前来看,我个人觉得把GDP稳定在6%~6.5%之间还是有必要的。那么,要稳定在6%~6.5%,接下来,我们到底该怎么办?



    稳基建。稳基建的核心就是财政政策要放,货币政策要宽松一点,监管政策要稍微松一点,包括一些环保的政策,都要做出调整。


    稳预期。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强调民营企业的重要作用,这个怎么强调都不过分;二是宏观的调控政策,给大家吃定心丸。宏观调控政策着眼于预期,稳预期的宏观政策主要在财政政策上调控,过去的财政政策主要是想办法减税基。但真正的稳预期不是减税基,而是把税率降下来,并明确告诉你降多少点降多少年,企业会算,这样企业的预期就稳了。


    稳政策。中美贸易要尽早出台一些政策:一是中国的产业政策到底怎么做二是中国的科技创新政策到底怎么做。我们要对产业政策、科技创新政策做出调整,现在大家普遍的想法是开放倒逼改革,虽然我们有文化优势,但是很多东西还要融于西方体系。


    具体政策有五条:

    一是财政政策稍微宽松一些,通过降税率的办法稳定预期;

    二是企业融资这么困难,货币政策上要稍微放一放;

    三是产业政策上要做调整,搞竞争中性,不管是国企还是民企,一视同仁;

    四是科技政策、改革政策要做出调整;

    五是社会发展政策。


    总的看法是:未来两年,日子比较难过一点,如果贸易战不再打下去,2019年GDP估计6.3%,如果继续打,估计在6%~6.3%。中美贸易战不是说过去就能过去的,基建投资也不是说拉就能拉起来的,拉起来以后还要考虑后遗症。


    长期来看,中国经济没有问题,一片光明。科技界有一个说法:过去,西方很多工业技术发明的目的是怎么用好自然资源;现在,科技进步主要靠人才,互联网技术发明的目的是怎么用好人。在这一点上,我觉得中国的人才优势无可比拟,能够用好人、用好数据、用好知识。

    来源:施工企业杂志


    您是第 110711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