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上海仟浦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10月社融及M2增速继续探底 年底前金融数据有望止跌企稳

    10月社融及M2增速继续探底 年底前金融数据有望止跌企稳

    11月13日,央行公布数据显示:10月新增社会融资规模7,288亿,比上月少增14,766亿,比上年同期少增4,716亿;存量社会融资规模197.9万亿,同比增长10.2%,增速比上月末低0.4个百分点,比上年同期低3.2个百分点。


    10月金融机构新增人民币贷款6,970亿,比上月少增6,830亿,比上年同期多增338亿。10月末,M2同比增长8.0%,比上月末低0.3个百分点,比上年同期低0.9个百分点;M1同比增长2.7%,比上月末低1.3个百分点,比上年同期低10.3个百分点。



    一、10月社融环比走低,主因表内信贷及地方政府专项债增量锐减,同比少增源于表外融资大幅下滑,而表内融资承接作用有限,当月社会融资规模依然不振


    10月社融增量环比减少14,766亿,同比减少4,716亿,大幅低于预期,并创下2016年7月以来新低。即使考虑到假期因素,当月社融数据依然低迷。10月社融环比大降主因新增人民币贷款季节性下滑,以及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增量明显走低。截至9月底,年内新增专项债发行额度已基本完成,故10月发行量环比大降。此外,10月“存款类金融机构资产支持证券”和“贷款核销”合计环比少增1,874亿,主要原因是其走势具有明显的“季末放量”特征,故9月基数较高。


    从同比来看,受资管新规实施等影响,表外融资继续大幅下滑,其中委托贷款、信托贷款和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三项合计同比少增约3,750亿,是当月社融同比少增的主要拖累。此外,受人民币贬值影响,当月新增外币贷款同比少增756亿。


    10月监管层围绕稳定资本市场和改善民营企业融资环境密集发声,并出台系列措施。但因政策落地需要一定时间,10月政策效果主要体现在对资本市场情绪的提振,其对实体经济融资的拉动作用还有待政策利好的进一步释放。10月社融增量低于预期,且月底社融存量同比增速降至10.2%,创下历史新低,均表明实体经济仍在经历信用紧缩过程。后期该指标能否实现持续性的回升,是判断“宽货币”向实体经济“宽信用”传导效果的关键。




    二、10月新增人民币贷款同比小幅上升,贷款结构短期化特征明显,新增居民贷款占比创近两年新高


    10月新增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6,970亿,环比少增6,830亿,符合季节性规律,同比小幅多增338亿。考虑到当月央行降准1个百分点向银行体系释放大额流动性,10月新增贷款规模不及预期。10月底各项贷款余额增长13.1%,增速较上月下滑0.1个百分点,结束此前3个月的连续持平。



    从分项来看,10月新增人民币贷款依然呈现向票据融资和居民短贷倾斜的趋势,当月上述两项同比分别多增1,537亿和1,116亿,表明商业银行风险偏好仍未有明显上升。同时,10月央行降准令票据市场资金供给充裕,票据市场利率有所下行,也带动了票据融资的同比多增。10月企业中长期贷款新增1,429亿,环比少增2,371亿,同比少增937亿,显示在经济下行预期下,企业中长期融资需求依然不振。自年初以来,反映投资需求的企业中长期新增贷款规模持续处于负增长状态,这与年内固定资产投资增速频创阶段低点相印证。



    10月新增居民贷款占比创近两年新高。当月新增居民贷款5,636亿,同比多增1,135亿,主要原因是居民短贷同比多增1,116亿,而在房地产市场调控背景下,居民中长期贷款保持平稳。需要指出的是,当月居民贷款占新增信贷的比重达到81%,为2016年12月以来*高。当前银行信贷资金投放到居民部门的比例处于很高水平,一方面与银行风险偏好有关,另一方面也因房地产市场仍处高位运行状态,这对实体经济融资产生挤出效应,同时居民过快加杠杆从长期来看对消费不利,应予以关注。



    三、10月M2增速创历史新低,M1增速降至很低水平,金融严监管叠加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抑制金融体系货币创造能力


    10月末M2同比增长8.0%,增速较上月回落0.3个百分点,再创历史新低。从存款数据来看,10月末人民币存款余额同比增速为8.1%,也较上月回落0.4个百分点,主要原因是当月新增人民币存款仅3500亿左右,较上月大幅回落约7000亿。其中,伴随基建提速,10月财政存款同比少增近4700亿,未对M2增速构成拖累。当月居民存款季节性下降约3300亿,但同比少降4700亿,或与近期货币基金收益率大幅下行,出现存款回流现象有关。由此,本月M2增速下行的主要原因是企业存款大幅减少6000亿,同比也多降6100亿左右。



     10月末M1同比仅增长2.7%,增速较上月下滑1.3个百分点。本月M1增速降至很低水平,M2增速创历史新低,一方面表明伴随近期宏观经济下行压力增大,企业经营活动和投资意愿进入偏弱状态;同时,这也意味着金融严监管效应仍在发酵,影子银行体系货币创造能力受到明显压制。今年以来央行已四次降准,市场流动性处于充裕状态,但9月末货币乘数仅较年初小幅上升0.1倍,货币供应量低增显示“宽货币”向实体经济“宽信用”传导依然不畅。


    四、近期支持民营企业、小微企业政策力度明显加大,金融严监管节奏也会有所调整,实体经济回暖有望在年底前带动金融数据止跌企稳


    11月初民营企业座谈会召开后,监管层在信贷、债权和股权融资领域持续加大针对民营企业、小微企业的定向支持力度,引导资金向实体经济重点领域倾斜。同时,近期监管层表示,前期一些政策制定考虑不周、缺乏协调、执行偏离,强监管政策效应叠加,导致了一定的信用紧缩。未来在政策制定和执行过程中,要吸取相关经验教训,把握好结构性去杠杆和强监管、稳增长的平衡性。这意味着未来货币政策还将向偏松方向微调,金融监管节奏也将向偏宽方向调整。由此,市场信心修复、实体经济回暖将带动包括存量社融、M2增速等金融数据在年底前止跌企稳,不排除出现小幅回升的可能。


    我们判断,未来若宏观经济下行压力明显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也将随之增强,金融数据进一步下行的空间有限,信用紧缩过程或将迎来拐点。


    来源:东方金诚


    您是第 112003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