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上海仟浦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隐性债务不能债券置换 审计署全面开展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审计

    隐性债务不能债券置换 审计署全面开展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审计

    综合各地方政府信息,8月下旬,国家审计署已全面开展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审计工作。

    根据湖南省湘潭市财政局通报,财政部门将全力配合相关部门对接好审计工作,抓好违法违规融资整改,重点督促各县市区、园区、平台公司将2017年7月14日后的违规融资整改到位,切实加快平台公司转型,推进市场化的混改,剥离部分债务。

    近期,关于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的两份文件已经下发,分别为:《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防范化解地方政府隐形债务风险的意见》(中发〔2018〕27号)、《中共中央办公厅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地方政府隐形债务问责办法〉的通知》(中办发〔2018〕46号)。

    根据陕西省略阳县财政局发布的政府隐性债务化解方案和填报化解计划表的通知,所谓“政府隐性债务”,是指2015年1月至2018年8月期间新增的由政府直接承担偿债责任的各类融资贷款、担保贷款、约期股权回购和政府购买服务增加政府支出责任、拖欠工程款等新增的政府债务。

    政府隐性债务的化解方式为,各债务部门根据部门实际和债务结构,采取出让政府股权以及经营性资产、其他项目结转资金、经营收入、盘活存量资金、处置政府闲置资产等多种方式化解隐性债务,隐性债务不可能再进行债券置换,化解方案不得再作争取财政资金和债券置换的计划安排。

    化解计划表填报要求是,一是在今年政府性债务审计数据的基础上,对隐性债务存量进行认真核实,据实填报。二是化解计划中分年度偿还计划表填写后上传至财政部门,逐级上报至国务院,一经报出不得改动,并按此进行分年度考核。此外,隐性债务化解明确了终身问责的责任机制。

    根据该县发布的《截至2018年8月末政府隐性债务摸底及化解计划表》,政府隐性债务摸底需填报八方面信息:一、债务单位信息:包括债务单位名称、债务单位性质、统一社会信用代码、债务单位主管部门等;二、债务项目信息及用途情况:包括:债务项目名称、债务项目编码、债务项目立项审批部门、债务项目立项依据、债务项目立项日期、债务项目开工日期、债务项目竣工日期、债务项目建设状态(在建、竣工)、债务项目类型(债务资金用途)、债务项目投资概算、债务项目已完成投资等。

    三是,债务资金来源及融资协议情况:包括债务编码、债务名称、债务资金来源类型(债权类型)、债权人类型、债权人全称、债权人统一社会信用代码、融资协议名称、融资协议币种、融资协议增信措施、融资协议金额(原币)、汇率(填报日)、融资协议金额(人民币)、协议约定利率、融资协议签订日期。

    四是,债务资金举借时间情况:包括截至填表日*后一次提款日期、截至2017年7月14日债务余额、截至2017年末债务余额、截至2018年**月末余额、截至2018年**月末已提款债务中尚未支出的资金。

    五是,债务期限结构:包括2018年**+1月-2018年末到期、2019年-2028年每年到期情况、2029年级以后年度到期。

    六是,偿债安排情况:包括截至2018年**月余额合计;拟安排年度预算资金、超收收入、盘活财政存量资金等偿还;拟出让部分政府股权以及经营性国有资产权益偿还;拟由企事业单位利用项目结转资金、经营收入偿还(不含财政补助资金);拟将部分具有稳定现金流的隐性债务合规转化为企业经营性债务;拟由企事业单位协商金融机构通过借新还旧、展期等方式偿还;拟采取破产重整或清算方式化解;剩余资金缺口。

    七是分年化解计划,包括化解年限(X年)、截至2018年**月余额合计、2018年**月-2018年末化解规模,以及2019年-2028年每年化解规模,2029年及以后年度化解规模等。

    八是债务对应项目资产情况:包括资产总额、资产变现能力,按照好、中、差分类。

    原标题:审计署:将持续关注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的政策落实

    来源:新华网  作者:陈俊松

    新华网北京9月26日电(陈俊松)防范化解风险、妥善管理地方债被各级政府视为要务。如今,一些地方或主动作为,或有效整改,在有序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遏制债务增量方面取得较好效果。

      25日,审计署网站公布2018年第二季度国家重大政策措施落实情况跟踪审计结果公告,对新疆、山东规范清理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项目,推进风险防控机制建设的经验予以肯定。

      去年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后,新疆印发《关于对各级地方政府违规举债问题严肃追责问责的通知》等文件,要求对违规举债问题从严追责问责,遏制债务增量,堵住违规举债漏洞,开展PPP项目管理库集中清理工作。截至6月底,新疆累计归还违规举借债务53.78亿元,清退不合规PPP项目225个。

      山东则自主开发并启用“山东省PPP综合信息管理平台”,并通过规范项目储备筛选、运作管理、制度建设等19条具体措施,推动PPP项目清退和优化工作,防止借PPP项目违法违规变相举债。截至6月底,山东共清退220个PPP项目,涉及投资额1687亿。

      而在以往审计发现问题的整改情况方面,宁夏、湖南等地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效果较好,盘活不少存量资金。

      其中,银川市西夏区因政府购买服务建设特色小镇,形成19.65亿隐性债务,整改后取消相关建设项目、稳妥有序解除政府购买服务协议,规范项目建设融资。湖南省邵阳市、双峰县提前归还违规举借的63.06亿元政府隐性债务。同时,邵阳市停换调撤非紧急项目减少新增债务,筹集资金清理既有债务,并出台化解政府性债务三年行动计划。

      此外,辽宁省丹东市、广电总局盘活长期结存的财政资金2654.69万元,大部分用于棚户区改造、**脱贫等民生支出,其余结余资金全部上缴财政。

      不过,公告同时提到,在防控地方财政风险还有一些突出问题,有一些还是共性问题。公告显示,黑龙江省兰西县,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等6个省的9个市县(区)以签订政府购买服务协议等方式,形成地方政府隐性债务88.63亿元,违规举债时间多发生在2017年下半年至2018年一季度之间。

      审计署财政审计司主要负责人解读公告时表示,政策落实跟踪审计将持续关注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的政策措施落实情况,通过揭示地方政府违规担保融资等违法违规举债、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等形式变相举债等问题,推动有关地区积极稳妥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

    来源:21世纪经济报


    您是第 112003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