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上海仟浦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土耳其危机与98年泰国危机对比

    土耳其危机与98年泰国危机对比

     因为特朗普周五(8月10日)突然宣布,对土耳其钢铁税提高一倍,受此影响,土耳其货币里拉暴跌,一度暴跌17%。


    知名的经济学家诺曼·莫吉尔(Norman Mogil)日前撰文称,土耳其里拉的崩溃提供了另一个例子,说明金融危机如何成为新兴经济体的一个经常性特征(常态)。


    经济学家发警告!土耳其里拉崩盘,或将重演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我们在这里对两次危机进行简单对比。


    外汇储备情况对比


    2017年土耳其的GDP是8507亿美元,其中对外贸易占比45%为3840亿美元,贸易赤字达768亿美元,然而仅仅只有1308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如此之低的外汇储备,未打就已经先输了。

    2018年第一季度,土耳其外债总额达到4667亿美元,占GDP的55%左右。与此同时,土耳其对外贸易长期处于逆差状态,2017年贸易逆差达到768亿美元,占其对外贸易总额的近20%,相当于GDP的9%。

    1992年-1996年,泰国经常项目逆差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分别为5.8%、5.6%、5.9%、8.1%、8.3%。1990-1995年,泰国资本项目净额从91亿增加的哦219亿,1996年年底,泰国外债已高达930亿美元,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的50%,而1996年底,泰国外汇储备只有396亿美元。


    两国在危机时的外汇储备均严重不足,这才导致危机发生时难以组织有效的对抗。


    资本管制情况对比


    土耳其央行先后宣布了一系列“保卫里拉汇率”的措施,包括:向有需要的银行提供流动性支持,限制对里拉的做空交易等。此外,土耳其还决定对国内信用卡购物的分期付款业务进行严格管控。


    由于实行泰铢与美元挂钩率制度,为维持固定汇率,保持泰铢稳定,泰国不得不维持高达13%,14%的高利率,高回报率导致套利短期投机资本的大量涌入。1996年年底,泰国所欠的30亿美元的外债中约一半为短期债务。泰国央行对外汇市场进行干预,限制泰铢浮动幅度,泰国国内利率与国际利率差异不断扩大,进一步刺激资本外流。1997年7月2日,泰国政府被迫宣布,放弃泰铢盯住美元的汇率制度,实行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当天泰铢兑美元贬值30%以上,一度达到32.6:1。


    泰国政府管制措施严重不当。首先,房地产经纪泡沫和财务证券公司的危机早已显现,政府的对策是通过收紧信贷冷却经济,但是实际效果有限;其次,政府选择抛售美元储备保卫泰铢无异于饮鸩止渴,投机者看到了外汇即将耗尽,多次冲击泰铢,市场信心无法稳定;政府一味补贴财务证券公司,未对国内金融系统进行整顿,给股市、债市带来负面效应。


    两国政府对于危机处理措施的效果差别很大,这也将促使两次危机走向不同方向。


    经济基础对比


    土耳其经济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就一直存在的经常账户长期赤字、过度依赖外部资金、高支出低储蓄以及科技水平低等结构性问题。经济支出很高,储蓄太低。大部分投资都投向了房地产和建筑等无法产生太多经济附加值的领域。同时技术能力和科技水平仍很低。

    据土耳其统计局统计,2017年货物贸易进出口额为3914.2亿美元,比上年同期(下同)增长14.8%。其中,出口1571.8亿美元,增长10.3%;进口2342.5亿美元,增长18.0%。贸易逆差770.7亿美元,增长37.5%。


    泰国在危机前经济增长率一直保持在8%以上,曾一度被世人视为亚洲“第五小龙”,与其他东南亚国家一样实行出口导向的产业政策。同时,东南亚国家的国民收入和民间储蓄也逐年增加。然而,民间储蓄并没有存入银行而转向发展高科技产业,促进产业升级,反而大量进入股票市场、房地产市场等,迅速刺激经济泡沫。


    两国在危机前对外贸易占GDP总额都比较大,但不同点是,土耳其依赖外债来发展经济,外债占比较大,汇率浮动对经济基础直接影响较小,如果政府管制措施有效,影响将会控制在一定范围内。而泰国当时则是出口贸易占GDP比重过大,汇率浮动大幅度影响经济基础,而政府在宣布放弃固定汇率后,经济基础被严重破坏。


    债务结构对比

    根据联合资信评估有限公司2017年分析,土耳其从外债期限看,2012-2016年,土耳其长期外债占比较大且呈上升趋势,2016年为75.82%。短期外债占比呈下降趋势,短期外债偿付压力较小,2016年为24.18%。

    从外债结构看,土耳其私人部门外债占比(76.35%)较高,政府机构外债占比(23.55%)适中,金融机构外债占比(0.2%)很低。


    而跳过在危机前,由于实行泰铢盯市制,为维持固定汇率,保持泰铢稳定,泰国维持高达13-14%的高利率,导致逃离短期投机资本大量涌入,1996年底,泰国所欠的930亿美元外债中,大约一半为短期债务,而外债大量流入的是房地产等行业,短期无法大量受贿资金,加剧危机发生概率。


    两国债务结构差异较大,尤其是短期债务占比差别很大,这也是此次土耳其里拉危机没有迅速崩盘的基础之一。


    总之,土耳其或许吸取了泰国危机的教训,在危机处理的措施方面,土耳其比当年的泰国处理的更好,效果更好。但我们也应看到,土耳其危机发生的基础是其经济发展结构、经济政策等深层问题,所以短期也很难彻底改变现状。


    您是第 112996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