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上海仟浦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地方政府引导基金“钱途”未卜

    地方政府引导基金“钱途”未卜

    作为财政支出创新方式之一——政府引导基金这剂“灵丹妙药”,正在局部区域暴露其副作用。清科数据显示,今年第一季度的募资是2400亿元,较去年同期下降了36%;第一季度投资额是2100亿元,较去年同期下降了45%。第一季度IPO的退出是162家,跟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33%。


      

    募资艰难



      取得诸多行业荣誉的湖北省长江经济带产业引导基金是2015年年底经湖北省政府批准,公告显示该基金由省财政出资400亿元发起设立,引导基金通过与国内外各类资本合作发起设立若干只产业投资基金,共同构成规模为2000亿元的湖北省长江经济带产业基金群。产业基金再通过设立子基金或重大项目直接投资的方式,*终形成约10000亿元。

      今年2月,湖北日报发表《2017湖北金融十大事件出炉》,其中第6项事件是:截至2017年12月末,湖北省长江经济带产业基金已出资母基金21只,总规模825.96亿元,其中引导基金累计出资102.34亿元。

      3月,在湖北省长江经济带产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官网《不忘初心砥砺奋进长江产业基金全力推动战略性新兴产业在湖北发展》一文中透露,“30只基金通过基金管委会核准,基金总规模1076.26亿元,其中21只母基金已经实缴出资。”

      这两组数据都距离之前的2000亿元目标规模相去甚远。

      政府引导基金的一项主要职能是带动社会投资,实现财政资金放大效应。但募资难是各级地方政府引导基金普遍存在的问题,政府引导基金的募资矛盾正在层层被放大。

      2015年,深圳市政府决定设立目标总规模1000亿元的市政府投资引导基金,深创投接受深圳市财政委委托,全面负责市政府引导母基金的管理工作。据了解,截至2017年10月,深圳市政府引导母基金共评审通过了111只子基金,深创投承诺出资达587亿元,实际投资规模达208亿元。

      “我们现在不做政府引导基金管理了,很多地方政府都拿不出钱,我们曾经签了一个合同,100亿元的规模,名头也有了,**因为政府拿不出钱,不了了之。其实就算政府拿得出来,募资也难。”一位不具姓名的基金管理公司经理告诉本报记者。

      广州新兴产业发展基金常务副总经理付燕在一次会议中表示:“作为政府的母基金,广州新兴产业发展基金虽然不需要直接在市场上进行募资,但是因为产业引导的集聚要求,资金管理办法的规定都是需要放大的。所以,不管是按照1∶2、1∶3,还是按照1∶4等不同的放大比例去放大,都需要社会资本募到资金后,我们才能出资。如果社会资本募不到资金,我们也无法出资。”

      “两个和尚抬水喝,三个和尚没水喝”,政府财政、母基金、子基金三方面都在等对方拿出更多的钱,让出更多的利。

      根据清科研究中心统计,截至2017年年底,国内政府投资基金(包括创业投资基金、产业投资基金、基础设施基金等)共设立达1501只,总目标规模超过9.5万亿元,已到位政府引导基金资金约3.5万亿元,仅为目标规模的1/3。

      粤科母基金管理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王鹏从过往对政府引导基金的管理和运营过程中发现,募资和投资两个阶段经常是要打架的,尤其是在募资的时候。“要吸引社会资本进来,首先要强调我们的基金是让利的,引导基金是保本微利,向其他投资人让利。但是在让利的时候,政府引导基金会附带一系列的条件,比如投资地域的要求、投资标的所处阶段的要求、产业领域的要求以及投资比例的要求等。这无疑会加大募资的难度和周期,运作效率会受到一定的影响。”

      “而且,随着金融去杠杆的深入推进和地方政府债务的规范清理,政府引导基金的规模正回归常态,未来私募基金从有银行配资的政府引导基金募资存在较大不确定性。”前海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执行合伙人、前海方舟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靳海涛认为。

    招商“异变”


      今年1月,山东省公布设立6000亿元规模新旧动能转换基金;4月,安徽省发布总规模300亿元的“三重一创”产业基金和200亿元中小企业发展基金的基金管理机构遴选公告;6月,北京市科技创新基金启动,基金规模300亿元……

      虽然政府引导基金有越来越多的问题暴露了出来,但今年以来,各级地方政府设立引导基金的热度依旧,几乎每个星期都有新政府引导基金设立的消息,地方政府成立引导基金**的动力就是来自于促进招商效果。

      虽然从实际操作来看,我国政府引导基金的运作主要可以划分为创业投资引导基金、产业投资引导基金、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投资引导基金,政府引导基金有一个较强的政策导向——扶持**创新能力的中小企业。目前,国内很多创业投资机构及海外基金均出现投资企业阶段不均衡的特点,多倾向于投资中后期的项目,特别是已经能看到上市前景(Pre-IPO)的企业更是如此。而处于种子期与初创期的企业具有很高的风险,正处于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但却很难吸引到资金的投入。

      但近几年,政府引导基金正在成为招商重要手段。甚至有说法“地方政府不懂‘资本招商’,只能被淘汰!”

      “政府引导基金主要目的就是招商,我们手里有很多项目,可以带项目落地。”一家香港券商基金经理告诉本报记者,*近两年她大部分时间在内地,做地方政府引导基金子基金,“现在母基金很难做,因为不好签有项目资源的子基金。”

      “政府投资引导基金在推进我市重大产业项目落地,助力产业发展与具备境外资源和跨市场联动能力的机构合作建立项目基金的同时,围绕战略性新兴产业,引进和扶持多个重大招商引资项目和本地产业化项目,不断推进我市招商工作顺利进行。”合肥市金融办官网上如此表述。

      据长江经济带产业基金管理公司官网介绍,基金已经为湖北省投资并引入了一批技术先进、带动力强的重大产业项目。其中,京东方高世代薄膜晶体管液晶显示器件生产线、华星光电第六代柔性低温多晶硅技术-有源矩阵有机电致发光显示器(英文简称LTPS-AMOLED)生产线(简称T4项目)、长江黄冈国家纺织品综合循环示范基地和长江威马(湖北)新能源汽车产业园等。

      为了引来大项目,引导基金砸下重金,根据京东方公告称,京东方与武汉市政府、湖北省长江经济带产业基金签署框架协议,在武汉合资建设一条10.5代液晶面板生产线,项目总投资额达到460亿元,项目公司注册资本260亿元,其中200亿元由武汉市人民政府指定投资平台负责筹集并以注册资本金形式直接投入项目公司,60亿元由公司负责筹集并以注册资本金形式直接投入项目公司。

      政府引导基金为招商砸下的大笔资金谁来接盘,引导基金如何退出成为政府引导基金和GP们案头的待解之题。是否能够顺利退出、取得收益,才是下一次能否带动更多社会资本的关键。


    您是第 112306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