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上海仟浦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今年城投债轮廓与发展

    今年城投债轮廓与发展

    7月23日,国务院常务会议(下称本次会议)“部署更好发挥财政金融政策作用,支持扩内需调结构促进实体经济发展”,为“推动有效投资稳定增长”提出三大重要举措,其中第二条要求“要有效保障在建项目资金需求。督促地方盘活财政存量资金,引导金融机构按照市场化原则保障融资平台公司合理融资需求,对必要的在建项目要避免资金断供、工程烂尾”。

    实际上,本次会议保障融资平台合理融资需求的要求,与2015年5月发布的《关于妥善解决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在建项目后续融资问题的意见》(国办发〔2015〕40号)(下称40号文)具有颇多相似之处,均存在地方政府债务严监管之后融资平台“融资难”的背景,目的均在于支持在建项目的融资需求。在某种程度上,40号文的具体实施情况就是当前市场对本次会议的预期程度。

    因此我们在解读这一句话时,将在很大程度上参考40号文的相关要求,未来如果针对本次会议具有更进一步的细则出台,细则与40号文的差异,或许就是“预期差”所在。


    什么是“在建项目”?


    本次会议只是要求保障“在建项目”的资金需求,但是并没有明确什么样的项目才是在建项目,以什么样的时间点作为认定标准。

    40号文对在建项目有明确定义:“在国发〔2014〕43号文件成文日期(2014年9月21日)之前,经相关投资主管部门依照有关规定完成审批、核准或备案手续,并已开工建设的项目”。

    这个定义具有两大要素,一是划断时间点确定为43号文,也就是2014-2015年期间开始加强地方政府债务管理的关键文件发布日期;二是项目本身的资质需要满足一定的条件,手续完备且已开工建设。

    本次会议要求的在建项目可能也会有类似的要求,其中比较不确定的是第一个要素,是否存在划断时间,如果存在,*有可能以什么时间为准?

    结合今年以来部分地方政府进行投资项目排查的相关文件,本轮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严监管的开端应该是2017年7月15日召开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这次会议中明确要求“各级地方党委和政府要树立正确政绩观,严控地方政府债务增量,终身问责,倒查责任”。

    因此我们认为,如果存在划断时间点,*有可能的就是2017年7月15日。当然,*终是否存在,以及实际的划断时间点,可能仍然需要等待细则。

    另外,还有一点需要明确,这里强调“在建项目”主要是从融资平台“融资”的角度,并不是说今年就不能存在“新增项目”;但是“新增项目”可能更加依赖地方政府债券,比如本次会议也提到“加快今年1.35万亿元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发行和使用进度,在推动在建基础设施项目上早见成效”。

    因此,对于融资平台来说,承担的在建项目越多,可能获得的金融机构支持越大,新增项目的资金需求可能更多依赖地方债资金或者财政资金,对融资平台而言并不存在太大的融资需求。


    如何理解必要的在建项目?


    对于在建项目,本次会议还有一个简单的定语“必要的”。如何理解“必要”的意思?

    结合本次会议的全文,我们认为可能有两个维度:

    一是满足发展需要,比如全国政府工作报告以及各地政府工作报告中规划的重大工程项目等。以40号文为例,明确要求银行业金融机构需要“确保贷款符合产业发展需要和产业园区发展规划”。

    二是满足民生需要,比如涉及民生需要的公益性项目建设等。以40号文为例,要求“重点支持农田水利设施、保障性安居工程、城市轨道交通等领域的融资平台公司在建项目”。

    此外,上周央行下发《关于进一步明确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指导意见有关事项的通知》,允许金融机构“发行老产品投资新资产”,但是需要“优先满足国家重点领域和重大工程建设续建项目”,这一要求与本次会议的“必要”在逻辑上是一致的。

    本次会议如果存在细则,可能会对在建项目有更为具体的规定,在“必要的在建项目”范畴内的融资平台,更能获得的地方政府和金融机构支持。


    如何理解财政存量资金?

    本次会议不仅仅只是针对金融机构,在“保障在建项目资金需求”方面,地方政府也是首当其冲的重要角色,会议“督促地方盘活财政存量资金”。

    如何理解地方政府的“财政存量资金”?

    简单来讲,就是要求地方政府更加主动(应该更优先于金融机构)地保障在建项目资金需求,盘活财政存量资金用以支持在建项目的投资支出。

    如果进一步理解,是否可以把“地方政府债务限额未使用部分”也视为可以盘活的“财政存量资金”?如果答案是肯定的话,那么是否存在地方债资金用于存量在建项目新增投资的可能?这种“更大的前门”当然有助于缓和当前地方政府和融资平台因融资问题而面临的停建、缓建压力,但是是否可行,仍然需要等待细则。


    怎么理解市场化原则?

    对于金融机构而言,保障在建项目的资金需求需要满足一个前提条件,就是在“市场化原则”之下提供融资。市场化原则的要求并没有出现在40后文中,但是也有“总量控制、区别对待”的要求(这一要求实际上延续了《关于加强2013年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贷款风险监管的指导意见》(银监发〔2013〕10号)对银行业金融机构的相关要求),这也可能是本次会议与40号文区别**的地方。

    那么什么是“市场化原则”?

    我们认为**可参考性的文件就是《关于规范金融企业对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猫先生电竞app安卓版行为有关问题的通知》(财金〔2018〕23号),也是导致融资平台面临融资问题的关键性文件。23号文要求金融机构向融资平台提供融资时,融资必须是“市场化融资”,需要符合两大原则:按照“穿透原则”加强资本金审查、确保其自有经营性现金流能够覆盖应还债务本息,实际上是要剥离传统地方政信类项目中的“地方政府隐性担保”。

    实际上,本次会议的要求,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认为是要打破23号文之后的金融机构与融资平台之间的合作僵局,因此本次会议强调“引导”金融机构提供融资。

    从这个逻辑出发,我们认为,未来有可能会出台更为具体的融资指导,针对23号文中可能使金融机构“缩手缩脚”或者理解不清晰的地方,给予更为具体的指导,从而打通金融机构与融资平台之间的资金通道,前提条件依然是“坚决遏制隐性债务增量”。


    什么是合理的融资需求?

    结合40号文,“合理的融资需求”可能包括两块内容:

    一是在建项目的“存量融资需求”,包括授信额度内的资金拨付,不能盲目抽贷、压贷、停贷,还包括存量债务重新确定贷款期限等。这一要求实际上是允许融资平台针对在建项目的到期债务进行再融资,如果这一条在细则中被认可,那么债券市场的融资通道可能也将逐渐开放。

    二是在建项目的“增量融资”,主要是超授信额度(比如合同贷款金额)之外的增量融资,包括采用PPP模式继续融资,以及地方债资金解决增量融资需求等。从当前的情况来看,是否能够允许使用在建项目在债券市场上进行融资面临比较大的不确定性,发改委《关于进一步增强企业债券服务实体经济能力严格防范地方债务风险的通知》(发改办财金〔2018〕194号)的要求如何规范,可能是影响这一块债券融资的关键。


    城投债发行情况


    从城投债今年发行来看,Wind数据显示,2018年前6个多月以来,各省市地区合计发行了1335只城投债,发行募集资金合计达1.17万亿,平均每月发行在1672亿元左右;而2017年全年各地方共发行了2280只城投债,发行金额为1.97万亿,平均月发行金额为1642亿元。可见在城投债不作为地方政府债务后,2018年城投债发行总体平稳,较2017年可能有微弱的上涨。



    具体从各地区来看,其中江苏省今年共发行了366只,发行募资2498.71亿元,也是**一个过千亿的省;紧随其后的则是浙江省,今年以来共发行了978.1亿元。可见同样是经济大省,江苏和浙江发行的城投债差距巨大。而其他省市经济发展不均,发行的规模更是千差万别,但总体来看除了上海(经济发达,城投债规模并不大)外,经济发达的地区发行的城投债要大些,经济落后的地区,发行规模也适当小些。



    城投债平均票面利率


    从发行平均票面利率来看,各省市的城投债也有所差异。Wind数据显示,2018年已发行的城投债中,贵州省发行的平均票面利率**,达到7.61%。紧随其后辽宁、重庆、湖南等11个省市平均票面利率都超过了6%。而平均票面利率**的为广东省,仅有4.91%。可见各省市城投债的偿债成本参差不齐,差距较大。




    城投债收益率情况


    中信建投认为,今年以来收益率下行超过60BP的活跃券共有560只。其中,城投债占比53%,产业债占比47%。城投债方面,从剩余期限来看,机构主动加仓时仍会拉长久期且评级下沉明显。产业债方面,机构加仓时明显谨慎,以中短久期和中高评级为主。这一差别反映了相较于产业领域的违约风险,主动加仓的机构(尤其是交易型机构)对于城投的乐观程度要更高一些。



    您是第 113185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