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上海仟浦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多次定向降准是去杠杆与控风险的平衡

    多次定向降准是去杠杆与控风险的平衡

    6月24日下午央行宣布,自2018年7月5日起,下调国有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邮政储蓄银行、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村商业银行、外资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鼓励5家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和12家股份制商业银行运用定向降准和从市场上募集的资金,按照市场化定价原则实施“债转股”项目。同时,邮政储蓄银行和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商行等中小银行应将降准资金主要用于小微企业贷款,着力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这是年内继1月25日和4月25日之后的第三次降准,前两次分别释放流动性3000亿元和1.3万亿元。我们认为此次定向降准主要为了对冲外部环境的负面影响。结合个税降低等举措来看,中央采取了包括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的综合手段缓解下半年经济下行的压力。

    此次降准释放7000亿资金,力度和范围较之前都有所扩大。按照5月份存款余额171万亿规模计算,50bp的全面降准对应8500亿元左右的资金,考虑到部分存款不用上缴存款准备金,我们认为这次定向降准所释放的资金接近全面降准。定向降准之后资金是否落实到“债转股”和小微企业需要相关政策配套加以限制,否则将会导致经济的更加不平衡,也会让之前开展了1年多的去杠杆夭折。

    六月份整体资金面宽松。除了定向降准释放7000亿元资金外,央行过去两周净投放6800亿元,主要通过MLF释放6630亿1年期资金(并未跟随联储加息),而去年同期仅为830亿元,MLF和定向降准合计释放1.36万亿元资金,相当于4月份100bp的降准规模。

    上半年央行多释放的流动性将达到2.77万亿元(三次定向降准2.3万亿元+PSL同比多增1424亿元+MLF同比多投放3240亿元)。结合今年前5月社融增加的7.9万亿元,相比去年同期的9.4万亿元少增1.5万亿元,今年上半年释放的2.77万亿元能弥补新增社融的下降,并支持特定领域融资。

    稳增长目标重新确立。在美国持续加息的背景下,近期人民币贬值压力有所上升,因此我国央行通过降息缓解资金面紧张的政策措施实行的可能性较低。而降低存款准备金又具有一定的实施空间,因此接下来降准措施很有可能会延续。

    央行五大政策目标分别是经济增长、物价稳定、充分就业、国际收支平衡以及金融稳定。从近期人民币走势来看,汇率、国际收支平衡的重要性有所下降,保增长成为央行目前*为重要的政策目标。人民币进入贬值周期意味着中国对美贸易逆差进一步上升,同时也意味着中国并不会通过缩减中美贸易逆差的方式缓和贸易摩擦,中美贸易争端的解决依旧需要时日。

    降准剑指“债转股”。据报道,截至2017年底,共有102家企业签订“债转股”协议,金额合计1.6万亿元,但迄今为止,落地率只有约20%。目前“债转股”实施过程中“明股实债”问题突出,体现在大量存在通过股权投资加固定利息回款、签订对赌协议、协议标的为附加回购协议的股权等,这些都进一步增加了企业的融资成本,加重企业的财务负担。

    根据2017年8月银监会发布的《商业银行新设债转股实施机构管理办法(试行)》(征求意见稿)指出,“债转股”实施机构可以通过债券回购、同业拆借、同业借款等方式融入资金用以收购银行对企业的债权,再将债权转为股权并对股权进行管理,政策从资金面角度支持“债转股”。政策取向表明企业的债务压力依然严重。我们认为目前“债转股”落地难并非资金问题,而是银行和企业双方对“债转股”的多个条款无法达成一致,以及市场化“债转股”的复杂性和风险性都制约了“债转股”的进一步落地。所以,央行定向降准用于“债转股”的政策取向的实际效果存在不确定性。

    定向降准对小微企业融资需求改善有限。央行规定降准资金使用限制严格,将纳入MPA考核(金融机构使用降准资金支持“债转股”和小微企业融资的情况将纳入人民银行宏观审慎评估),如果银行对小微企业贷款投放需求降低,则银行存放央行准备金将不会显著下降。2018年前两次定向降准实施后,存款准备金率下降幅度在1.5%~2%之间。

    整体而言,小微企业的政策支持延续性较强,但是小微企业的政策紧迫性较“债转股”偏弱。我们认为,持续的降准措施不仅是针对三农、小微企业等定向降准,更多是应对金融市场去杠杆过程中的组合拳,避免去杠杆引发金融市场风险,进而保证金融市场去杠杆能够顺利推进。


    您是第 112283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