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上海仟浦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央行降准对资金形势影响

    央行降准对资金形势影响

    中国人民银行24日决定,自7月5日起,下调国有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邮政储蓄银行、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村商业银行、外资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进一步推进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加大对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

    据介绍此次降准是定向降准,总共可以释放7000亿元的资金,其中5000亿元用于支持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2000亿元用于支持小微企业融资。

    新闻点评:

    观点一:此次放松,是对前期紧缩货币政策的调整,在市场预期之内

    此次降准,属于意料之中,正如大多数的券商研究报告所喜欢用的一句话:正如我们所预期的。只不过,这次预期的确不难。因为之前几天国务院常务会议就已经部署这次降准任务。央行只是执行任务而已。

    此次降准的大背景是自实施去杠杆以来,在流动性收紧的形势下,民企违约破产、国企债券违约、基建投资下滑等等诸多事件爆发,这些事件虽然属于去杠杆下的必然事件,但是也引起了市场的预期,政策会不会进行调整?尤其是在中美贸易战开启,外部环境恶化的形势下,更是强化了市场的预期。

    观点二:此次放松,恐怕难以复制2014年形势

    降准如期而至,但是形势却更加迷离?

    这次的宏观政策变化会不会复制2014年的情形呢?

    还记得在2013年的时候,流动性紧缩导致“钱荒”,当时的情形也类似2018年上半年。

    然而,进入2014年以来,货币政策连续放松。

    进入2015年,货币宽松程度更是逼近2009年,有过之而无不及。这*终导致市场在后面两年出现“资产荒”,有研究报告提出“0利率”口号。

    笔者对于2014年的货币放松,曾经有过评论。我当时写过一篇《货币政策与孙子兵法》的文章指出,货币如果随着经济形势恶化进行相机调整,在金融市场和央行博弈的金融环境里,将会使得后续货币政策主动权完全丧失。央行必须铁腕实施军纪!

    笔者当时寄希望并且预期,货币政策能够坚守定力,不被短期的经济形势变化所影响。然而,后面的形势变化,打破了我的这一预期。

    2014年与2018年,政治环境的**变化就是十九大顺利召开,中国有了更加稳定的领导层,对于经济下行的抗衡能力更加强大,政策实施的更加可信。或许这是影响形势的关键。

    对于中国经济,我认为和西方经济**不同的地方,是政策影响的作用非常强大。而政策的方向,对于市场而言是不可预测的。面对同样的经济形势等外部局限条件,政策的方向取舍,很多时候是在一念之间!历史历来是由偶然性改变的。

    因此,理解未来经济政策的关键并不在于经济形势。那种认为经济形势怎样,然后政策应该怎样,以此来预测政策走向的逻辑,错的一塌糊涂。持这种逻辑的人,好像以为自己能够影响政策似的。

    正确的逻辑应该是:客观的经济形势—政策决策层对于客观形势的主观判断—政策决策层的决策局限和利益权衡—基于主观判断、决策局限和利益权衡之上的政策选择—影响金融市场与经济形势。然后周而复始。

    理解此次政策形势难以复制2014年形势的关键,在于政策的可信度的维系。如果连政治局会议制定的“去杠杆”政策,都坚持不下去的话,未来政策还怎么发挥作用。从“实质正义(确)”的角度,经济形势出现急剧恶化,政策需要相机调整。然而,从“程序正义(确)”的角度,则要求政策保持一致性,以确保后续政策的可信度与效力。

    美联储在上世纪对搞通胀的战争中,为了避免各方压力的影响,就是明确程序正确。美联储选择一定的货币增速,而不管利率急剧上升变化和经济形势的恶化,*终在经济承受了一定的创伤之后,制服了通胀,并且重新掌握了货币政策主动权。2013年时,讲述这家一段历史的《美联储》一书,在京城金融圈广为传读,也使作者产生了误判。不知道,这一次作者是否还会再次误判?

    观点三:此次放松,对于实体经济融资有改善,只是有限

    进入2018年以来,融资市场出现二元分化。

    一方面是国债等利率债,利率快速下行,迎来一波牛市。

    另一方面,民营企业连续爆出违约。甚至被视为不破金身的国企,也屡有负面新闻传来。低信用水平的民营企业债券发行困难,几乎没有买盘。

    这种二元分化,体现出来的就是信用利差扩大,资金在不确定性的环境中追逐确定性。

    这种“追逐安全性”的格局一旦形成,区区几千亿的资金,难以解决问题。资金从央行到达商业银行,会被商业银行截流。然后再被*受商业银行青睐的国企和房地产企业获得。除非大水漫灌,否则实体经济的中小企业很难获益。我曾经多次指出,中国的货币政策实施,过于依托银行这一间接金融体系,必然会出现政策传导机制失灵。所以才提出央行直接发放贷款或是购买低信用债券或是直接购买股票指数等非常规的直接的货币政策。

    如今,传统的货币政策工具早被证明失灵,非常规货币政策没有出台,而2015年的极度货币政策难以出现,这种政策形势,难言乐观。实体企业仍然需要保持定力,利用接下来的这一段难得的宽松窗口期,储备现金,以备危机。股民更需保持清醒头脑,趁早割肉,减少损失。在未来一段时间里,国债、利率债、高信用债券、现金及等价物,才是**的投资工具选择,这是已经被今年上半年的金融市场所验证过的判断了。


    附件:

    中国人民银行决定通过定向降准支持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和小微企业融资

    为进一步推进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加大对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中国人民银行决定,从2018年7月5日起,下调国有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邮政储蓄银行、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村商业银行、外资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鼓励5家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和12家股份制商业银行运用定向降准和从市场上募集的资金,按照市场化定价原则实施“债转股”项目。支持“债转股”实施主体真正行使股东权利,参与公司治理,并推动混合所有制改革。定向降准资金不支持“名股实债”和“僵尸企业”的项目。同时,邮政储蓄银行和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商行等中小银行应将降准资金主要用于小微企业贷款,着力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人民银行将继续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统一部署,实施好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把握好结构性去杠杆的力度和节奏,为高质量发展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营造适宜的货币金融环境。(完)

    中国人民银行有关负责人就定向降准支持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和小微企业融资答记者问

    1、此次定向降准支持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和小微企业融资的具体内容是什么?

    答:此次定向降准主要有两方面内容:一是自2018年7月5日起,下调工行、农行、中行、建行、交行五家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和中信银行、光大银行等十二家股份制商业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可释放资金约5000亿元,用于支持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项目,同时撬动相同规模的社会资金参与。相关银行要建立台账,逐笔详细记录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实施情况,按季报送人民银行等相关部门。二是同时下调邮政储蓄银行、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村商业银行、外资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可释放资金约2000亿元,主要用于支持相关银行开拓小微企业市场,发放小微企业贷款,进一步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金融机构使用降准资金支持“债转股”和小微企业融资的情况将纳入人民银行宏观审慎评估。 

    2、此次定向降准支持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和小微企业融资的主要考虑是什么?

    答:此次定向降准是落实6月2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的有关部署。今年以来,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签约金额和资金到位进展比较缓慢,考虑到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和股份制商业银行是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的主力军,可通过定向降准释放一定数量成本适当的长期资金,形成正向激励,提高其实施“债转股”的能力,加快已签约“债转股”项目落地。同时,当前我国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仍较为突出。邮政储蓄银行和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商行在支持小微企业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对其实施定向降准,有利于增强小微信贷供给能力,增加银行小微企业贷款投放,降低小微企业融资成本,改善对小微企业的金融服务。总的来看,此次定向降准有利于稳步推进结构性去杠杆,有利于加大对小微企业等薄弱环节的支持力度,属于定向调控和**调控。人民银行将继续实施好稳健中性的货币政策,为高质量发展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营造适宜的货币金融环境。

    3、定向降准资金支持的“债转股”项目应满足哪些条件?

    答:人民银行鼓励十七家大中型商业银行使用定向降准资金,支持充分体现市场化和法治化原则的“债转股”项目,以下几条是需要注意的:一是实施主体在“债转股”项目中应当实现真正的股权性质投入,而不是仍然以获取固定收益为目的的“债转债”,也就是说,不支持“名股实债”的项目;二是鼓励相关银行和实施主体按照不低于1:1的比例撬动社会资金参与“债转股”项目;三是“债转股”有关股份以及相关债务减记要严格遵循市场化定价,按照法律法规,由项目相关参与方协商确定;四是支持各类所有制企业开展市场化法治化“债转股”,相关实施主体应真正参与“债转股”后企业的公司治理,促进其公司治理水平的提高,同时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五是实施“债转股”项目应当有利于改善企业资产负债结构,恢复企业发展动能,不支持“僵尸企业”债转股。


    您是第 112998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