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上海仟浦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四年的监管变幻,囚笼中的银政合作

    四年的监管变幻,囚笼中的银政合作

    如果你我的生命足够长,就会经历几个类似的历史轮回,世间万事变化太快,惟有有心人才能把握历史的潮流,可惜我们并不是。郑智化《水手》有一句话说的好:年少的我喜欢一个人在海边,卷起裤管光着脚丫踩在沙滩上,总是幻想海洋的尽头有另一个世界,总是以为勇敢的水手是真正的男儿。


    这几年监管文件频出,金融稳则经济稳,其实很多监管文件就是为了堵住政府违规举债的行为,改革的浪潮势不可挡,规模扩张的金融机构俨然成了不良贷款的重灾区,政府不再给理财产品刚性兑付,有任何问题找政府的时代渐渐淡化,存款的归存款,投资的归投资,金融的交易行为应该清晰可见,底层资产应该让傻子都能看明白,这就是穿透式监管。


    政府的存量业务拿什么转化?到期不能续作,不能展期,有的主体不具备准入标准,有的担保方式不满足风险缓释措施,陆陆续续更迭的政府领导,一次又一次的梳理即将到期的业务细节,一次一次的写请示报告,正如窦唯《悲伤的梦》里的歌词说的一样:到底怎样才算好不算坏,到底怎样才能适应这个时代,我不明白,太多疑问,太多错误,太多感慨,难道真是从来就不应该。


    截至2017年12月末,全国地方政府债务余额164,706亿元,控制在全国人大批准的限额之内。其中,一般债务103,322亿元,专项债务61,384亿元;政府债券147,448亿元,非政府债券形式存量政府债务17,258亿元,然而实际的情况呢?又是多少!


    和身边的监管人员沟通的时候,有几个关键点大家都有共识,法无禁止即可为的时代过去了,依法放款,特别要加强贷后管理,放款之前可能什么事都没有,贷后可能什么事都摊上;看到问题必须罚,一旦罚款必须见人,所以细节工作要把握好,不要侮辱监管人员的智商。


    2014年:监管风向变化,地方债务置换进行时


    2014年,国家财政部要求对地方政府举债进行彻查,用债券置换的方式化解一部分地方政府债务,那一年金融机构上报了很多表,到现在金融机构和融资平台都后悔,为什么不积极的努力把银政合作的贷款划进去。


    国发[2014]43号文的要求,金融机构等不得违法违规向地方政府提供融资,不得要求地方政府违法违规提供担保。金融机构等购买地方政府债券要符合监管规定,向属于政府或有债务举借主体的企业法人等提供融资要严格规范信贷管理。这一记耳光打在了融资平台的脸上,恰逢冬天,虽然疼痛难忍,但手与脸接触的瞬间,也带来了一丝丝暖意,地方融资平台不得在金融机构融资,但是又没有规范相关动作,只是提出了强监管的口号,这样给了一些口子,那就是用通道来做。


    2015年:通道合作业务扩张,膨胀了信贷规模


    这一年应该是银行业里培训讲师获利**的年头,各家金融机构的专家们纷纷离开所在单位奔赴于各大讲台,产业基金、引导基金、互联网金融、委贷业务、杠杆并购,上市公司股权质押等业务频繁操作。股市里有故事,股市就是存款机,是否生息保本靠命,炒股票的都知道,你赚了钱你高兴但是花不到,你割肉赔的钱那是真正的辛苦钱,股市暗藏杀机,如果没有乐视的贾会计,大家根本不知道上市公司的估值内幕,到**成了一堆堆设计堪称**的PPT,这就是净资产;你也不知道互联网科技公司衰退期的时候,剩下了一堆服务器硬件没人要,留下代码几十万行没有任何意义,代码重构起来很难,还不如重新写。


    谁都期望乐视股票一路高歌猛进,因为背后那可是多少股民和家庭,毕竟机构投资者都在里面,更多的核心上下游贸易链条把投资人的资金锁住了,其实锁住了是人类贪欲的心。钱多不可怕,可怕的嫌钱不够多。


    记得这一年,券商信托公司可以成立一个资管计划、信托计划,这是**的光景,有钱的机构都赚得盆满钵满,那些年金融民工都开上了好车,我去金融街的时候,随便打个电话,当时北京的好朋友就出来和我吃饭,不是日料就是挺上档次的大餐,从来不买单基本都签单,现在我再去,没有实质性进展就是咖啡厅里聊个大半天。


    2016年:能出账的都是能人,下半年基本就都死了


    2016年是“十三五”开局之年,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的开局之年。融资租赁作为集融资与融物、贸易与技术服务于一体的现代交易方式,在我国转变经济发展模式、调整产业结构所带来机遇与挑战中逆势上扬,陆陆续续的通道公司登门拜访,政府融资凭条走融资租赁那是再合适不过了。


    截至2016年底,我国登记在册的融资租赁企业数量共计6158家,比上年底增加2543家,增幅为70.3%。其中,内资试点企业204家,增加15家,增幅为7.9%;外资租赁企业5954家,增加2528家,增幅为73.8%,2016年比2015年增加了2000多家租赁公司,这股势力足以让我们胆战心惊。


    2016年4月21日,银监会、科技部、人民银行联合发布《关于支持银行业金融机构加大创新力度开展科创企业投贷联动试点的指导意见》,明确要求,为积极发挥银行业金融机构在加快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大力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中的作用,这一下倒好,参照政策的要求,金融创新陆陆续续又躁动起来了。


    其实2016年的光景,应该分上半年和下半年,因为我做过一笔大的业务,也是在上半年,快节奏的放了出去,创造了其业务本身的价值。融资平台尝试拿着自己的手机高价卖出给租赁公司,然后又租回来使用,中间的信贷资金是券商从银行的兜子里掏出来的钱,这样的信贷规模扩张出账几个亿全流程畅通。


    下半年,也就是2016年7月15日,召开《中国银监会召开2016年上半年全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工作暨经济金融形势分析会议》防范化解风险,盯住重点行业和重点业务。做好重大风险事件的应对处置工作,组织对钢铁、煤炭行业开展专项信贷检查,及时查处房地产“首付贷”等虚假按揭行为,严肃查处票据违规案件,强化信托公司风险管控要求。实施银行业金融机构法律顾问制度,防范法律风险。推进“两个加强、两个遏制”专项检查“回头看”。让能死的行业都尽快死了,让能活着的暂时活着。


    2017年:政府购买服务是杜冷丁,让融资平台兴奋瞬间


    2017年的政府购买服务那一阵风,这可是重大利好,其实《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政府向社会力量购买服务的指导意见》,(国办发〔2013〕96号)的部署工作,是2014年发布的,但是银行业的培训老师厉害啊,其实这是老曲儿重谈,大家都认为国家开了口子,抓紧落实研究政策,争取政策窗口期,政策出台之后,我彻夜未眠按照自己的方**研究相关办法指引,重点梳理如何操作的那些政策,然后大家又回忆起来《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政府向社会力量购买服务的指导意见》(国办发〔2013〕96号),先是纳入纳入预算,现有预算后有服务,这样就合理合法,加快让项目招投标落地,让平台公司进入名录,让市本级落实采购名录,找准切入点修改具体采购目录条文,运作来运作去。


    2017年5月 3日,财政部、发改委、司法部、人民银行、银监会、证监会六部门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规范地方政府举债融资行为的通知》(财预(2017)50号),政策目的在于防范风险,约束地方政府及平台杠杆融资;对地方政府举债融资的监管,从单兵作战进入“协同监管” 模式;进一步推动地方政府、平台融资向市场化方向发展;将地方政府的隐性担保,转化为市场化操作的显性担保;规范PPP融资,避免地方政府的变相融资。


    咔嚓,财政部又发《财政部关于坚决制止地方政府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违法违规融资的通知》的通知,财预[2017]87号文,文中强调不得将原材料、燃料、设备、产品等货物,以及建筑物和构筑物的新建、改建、扩建及其相关的装修、拆除、修缮等建设工程作为政府购买服务项目。严禁将铁路、公路、机场、通讯、水电煤气,以及教育、科技、医疗卫生、文化、体育等领域的基础设施建设,储备土地前期开发,农田水利等建设工程作为政府购买服务项目。


    我拿到这个文件之后,拜访了几家平台公司,人家解读的比金融机构还专业,令我刮目相看,其实细细一想,一旦有问责字样的监管条文,政府解读的比我们还明白,精着呢。


    总体而言,50号文和87号文,又一次把政府融资平台公司以政府购买服务名义的举债行为堵死了,达摩克利斯之剑的故事告诉我们,一个人拥有多大的权力,那么他就要负多大的责任;当一个人获取多少荣誉和地位,他都要付出同样多的代价;我们不用羡慕别人拥有多少,而要想到别人为此付出了多少;当我们想要得到多少,那我们就必须准备好更大的付出,来换取收获。


    2018年:仅仅过了四个月,月月下大雪,雪上加霜


    如果有人说,银行不会雪中送炭,银行只会锦上添花,嫌贫爱富,那么银行的不良谁来承担,东北融资平台的债券没有机构愿意购买,东北的银行迎来了*严格*苛刻的监管压力。


    2018年1月6日,中国银监会发布《商业银行委托贷款管理办法》,管理办法强调,明眼人都看出来了,委托贷款业务已经涵盖的够广泛的了,有朋友和我交流,说你们做不做开发商委贷,我说做啊,但是得要件齐全,人家说一个委贷你还要什么要件,钱都不是你的,你怕啥。


    我说你仔细看看银监会有相关的文件,银监会在2004年8月30日发布的,《商业银行房地产贷款风险管理指引》第十五条,商业银行对未取得国有土地使用证、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的项目不得发放任何形式的贷款。任何形式的贷款,委托贷款算不算贷款,自己认定吧。


    2018年1月13日,银监会印发《关于进一步深化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的通知》,这个通知比较狠,《要点》共8个方面22条,重点内容这里不赘述了,全方位的监管,从审慎监管到行为监管,基本就是无死角。


    2018年3月21日,中国银监会发布《银行业金融机构从业人员行为管理指引》,这对从业人员是严峻的监管,从行为管理到行为监管,其实就是监管机构对金融机构内部的治理进行监管,对从业人员无论是道德行为还是职业操守都进行较为强悍的监管,框架虽然宽泛,但是需要各家金融机构落实细则的地方确实很多,莫伸手,伸手必被捉。


    2018年3月28日,财政部发布《关于规范金融企业对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猫先生电竞app安卓版行为有关问题的通知》(财金[2018]23号,以下简称23号文),要求国有金融企业除购买地方政府债券外,不得直接或通过地方国有企事业单位等间接渠道为地方政府及其部门提供任何形式的融资,不得违规新增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贷款。不得要求地方政府违法违规提供担保或承担偿债责任。这是规范金融机构的,不能瞎投放。


    2018年4月27日,银监会发布《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106号文,这篇文章的解读已经刷爆了朋友圈,减少存量风险,严防增量风险,给予了一定的过渡期,征求意见稿中过渡期为2019年6月,正式文件中过渡期延长至2020年底。且对提前完成整改的机构,给予适当监管激励。期限延展1年半,并且可以发行老产品对接存量资产,避免系统性风险。


    其实在2017年以来,我国相关财政部门依法规范地方政府举债融资,强化地方政府债务限额管理。着力发展项目收益与融资自求平衡的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品种,启动发行土地储备、政府收费公路专项债券。


    非常明确了,除了购买债券外,其他的融资渠道都不行了。尼采说过的名言:当我到达高处,便发觉自己总是孤独。无人同我说话,孤寂的严冬令我发抖。我在高处究竟意欲何为? 这句话其实可以送给那些融资平台公司,原来几十个亿的信贷规模都投向了铁公基项目,没有任何的收益,没有回血不能复活,月月利息年年还本,导致融资成本相当之高,逐年攀升。


    **,我想说的是:


    未来融资平台的发展方向在哪里?未来的银政合作的起点在哪里?银行业围绕地方政府做一些事情的切入点在哪里?这些都是值得我们思考的问题,银政合作在自己精心设计的牢笼中力争炼狱重生,待这只鸟儿羽翼丰满之后,待阳光洒向大地,说不定有一把神奇的钥匙就把囚笼中的鸟儿放飞了。


    您是第 111900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