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上海仟浦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2018年一季度国际宏观经济分析

    2018年一季度国际宏观经济分析

    受益于外部需求改善、大宗商品价格延续涨势,2018年第一季度全球经济依然保持复苏势头,但不同于2017年的同步复苏,部分国家和地区增长不及预期,全球复苏形式出现分化。发达经济体呈现美强欧日弱格局:美国经济持续回暖,劳动力市场强劲,通胀回升;受季节性因素、欧元走强和美贸易保护影响,欧元区经济增速小幅放缓;日本出口明显改善,但国内消费仍疲软,核心通胀低迷,经济缓慢复苏。新兴市场国家经济普遍出现增长,但分化现象仍存:东南亚和南亚国家一季度经济继续保持稳定增长;随着国际油价的上升以及全球经济复苏带动非油气领域的增长,中东地区经济有望触底回升;南美地区经济复苏进程缓慢,增长不及预期。

    全球大宗商品价格进一步上升,能源和非能源价格普遍上涨

    2018年第一季度,受益于全球经济增长势头进一步向好,全球大宗商品价格走强,能源和非能源价格普遍上涨。具体来看,一季度世界银行能源价格指数较2017年第四季度增长9.8%,其中原油价格受需求旺盛、限产协议执行效率较高以及地缘政治风险上升等因素的影响,一季度原油平均价格为64.6美元/桶,较2017年第四季度平均价格增长10.1%。非能源价格方面,一季度世界银行非能源价格指数较2017年第四季度增长3.9%,其中金属和矿产价格指数受全球需求强劲以及中国环保限产政策等因素的影响,一季度环比增长4.3%;农产品价格指数受美国主要农产品种植面积下降以及不利天气的影响,一季度环比增长3.8%;而化肥价格指数基本保持稳定。

    展望2018年,随着全球经济增长速度的加快,能源、金属和农产品价格有望持续上涨,但需关注4月份以来美元升值、美国对俄罗斯大宗商品出口企业的制裁以及贸易摩擦对大宗商品价格的影响。原油方面,未来价格走势仍主要由供需情况决定,一方面原油限产协议的执行情况好于预期,同时中东地缘政府风险可能导致供给减少,另一方面随着油价上升,美国页岩油产量持续增加。金属方面预计仍将延续上升格局,短期需关注美国对俄罗斯大宗商品出口企业制裁造成部分金属产品价格波动。农产品价格方面,中美贸易达成协议,有利于农产品价格保持稳定。

    ➤美国经济持续复苏,但需关注通胀超预期风险和利率中枢抬升给经济造成的下行压力

    美国一季度GDP增长率好于预期。美国一季度实际GDP增长2.3%,好于预期2.0%。消费支出增长放缓,投资增速明显抬升,净出口贡献由负转正。私人消费、投资、净出口和政府支出对GDP的贡献率分别为0.73%、1.19%、0.2%和0.2%。

    一季度商业活动持续扩张,同时消费者信心指数大涨。3月美国ISM制造业PMI环比下降1.5个百分点至59.3,而服务业PMI环比下降0.7个百分点至58.8,企业活跃度有所回落但仍居高位,商业活动持续扩张。与此同时,特朗普政府的减税措施下,美国消费者信心大涨,3月密歇根大学消费者信心指数终值101.4,创2004年1月以来**。

    劳动力市场表现强劲,通胀稳步回升。美国第一季度劳动力市场延续2017以来的向好势头,表现强劲。3月数据显示,失业率已连续六个月维持4.1%低位。与此同时,一季度通胀水平稳步回升,CPI和核心CPI同比增速分别从年初的2.1%和1.8%增至2.4%和2.1%,基本符合预期。然而,未来美国经济存在一定的通胀超预期风险:考虑到美国目前基本接近充分就业,减税、基建等扩张性财政政策将造成正向产出缺口,或过快推高物价水平。

    美联储3月加息25基点,全年加息3-4次。美联储3月货币政策会议决定加息25个基点,将联邦基金目标利率区间上调至1.50%-1.75%。美国目前处于加息缩表通道,现有货币紧缩节奏已基本被市场消化,市场普遍预计年内仍将加息2-3次。然而一旦通胀超出预期,不排除美联储加快收紧货币政策,进而对美国资本市场和经济增长造成负面冲击。

    总体来看,美国一季度经济延续2017年以来的复苏势头,商业持续扩张、消费信心保持乐观、劳动力市场不断收紧、通胀稳步回升。展望全年,预计强劲的劳动力市场、减税措施对家庭消费和商业投资的刺激将为美国经济复苏提供动力。但同时需关注通胀超预期风险,如果通胀走势超出预期或促使美联储过快收紧货币政策,进而冲击美国资本市场和经济表现。

    ➤欧洲经济增速小幅放缓,通胀依然疲软

    2017年欧洲经济经历了超预期增长,2018年一季度经济增速小幅放缓。2018年一季度,欧盟经济环比增长0.4%,为2016年三季度以来的**水平,较2017年四季度下降0.2个百分点。但同比来看,2018年一季度欧盟经济增速达2.5%,欧洲经济仍处于复苏通道。寒冷天气及罢工频发等季节性因素是欧洲一季度经济放缓的主要原因,此外欧元阶段性走强和美国内向化的贸易政策也拖累欧洲经济表现。尽管欧洲经济或面临美国贸易保护主义和全球经济增长不确定性等问题,但受益于劳动力市场和投资环境的进一步改善以及欧央行相对宽松的货币政策,在季度性因素的消退后,预计欧洲经济的复苏趋势仍将持续。

    欧洲经济体内部增长出现分化。受制于劳动力市场改革引起的罢工频发以及恶劣天气导致的工厂生产放缓,2018年一季度法国经济增速仅为0.3%,较2017年四季度下降0.4个百分点。而另一欧洲核心国家德国经济发展相对平稳,一季度受季节性因素以及外需疲软的影响,增长率为0.3%,低于上一季度0.3个百分点。尽管意大利一季度经历了大选,出现了悬浮议会局面,但并未影响意大利经济发展,一季度意大利经济增长率为0.3%,与四季度持平。英国经济则受到重创,2018年一季度经济增长率仅为0.1%,达2013年以来的新低,也低于英国央行之前预测的0.3%,主要原因是制造业低迷及内需不足。

    欧元区通胀疲软,欧央行3月会议基调偏**。闲置产能拖累欧元区通胀表现, 3月季调CPI和核心CPI年率分别为1.3%和1.0%,较2.0%通胀目标仍有差距。欧央行3月货币会议移除了“在必要时扩大QE规模”的表达,但同时表明没有足够证据显示通胀水平持续,保持政策利率不变,整体基调偏**。

    总体来看,尽管欧洲一季度经济增长小幅放缓,但受益于劳动力市场和投资环境的进一步改善,预计2018年欧洲经济仍将延续2015年以来的复苏态势,但内部增长率或出现明显差异。此外,受闲置产能拖累,欧元区通胀或依然疲软,货币政策仍将维持宽松。尽管意大利“反建制”政党五星运动党和联盟党签署组阁协议,但联盟党表示退出欧元区并不是优先选项,政治风险对欧洲经济整体的影响有限。

    日本经济复苏缓慢,出口明显改善,但国内消费仍疲软,核心通胀低迷

    经济缓慢复苏,能源价格上涨带动CPI有所回升,但核心CPI改善有限。2017年日本实际GDP同比增长1.5%,比2016年高出0.6个百分点,这主要得益于全球经济复苏带动日本外需扩大、国内商业信心和公司盈利水平的提升以及劳动力市场收紧和居民收入的稳定增长。2018年以来,日本的外部需求延续增长态势,但内需低迷态势仍持续,第一季度GDP在去除物价变动因素后环比下滑0.2%,换算成年率后下滑0.6%,呈现负增长。据**数据显示,日本一季度CPI呈现回升势头,1~3月的CPI分别同比变动1.4%、1.5%和1.1%,主要是受能源价格和蔬果价格上涨推动;核心CPI(剔除新鲜食品)同比变动分别为0.1%、0.3%和0.3%,整体水平并未得到大幅改善,主要原因是企业对于提升员工工资和商品价格仍持谨慎态度,消费增长的持续低迷或影响核心CPI的回升。

    PMI指数和消费者信心指数回升势头减弱。自2016年第四季以来,日本制造业PMI指数和服务业PMI指数均回升至荣枯线以上,但2018年一季度PMI指数的上升势头不稳定,呈波动趋势,表明经济处于缓慢增长状态。虽然2017年消费者信心指数呈上升趋势,但仍然处于较低水平,2018年一季度该指数的回升态势也有所疲弱。同时,批发、零售销售总额和家庭月均支出仍在较低水平波动,尚未出现消费意愿强力反弹迹象。

    进出口贸易有望持续改善,但须关注美国贸易保护主义升温的冲击。2017年以来,日本进出口得到持续改善,据日本海关统计,2017年全年货物进出口额同比增长9.3%,其中,出口同比增长8.3%,主要得益于半导体、汽车等产品出口增长;进口同比增长10.5%,主要是由能源价格上升引起的。2018年一季度进出口额同比增长11.4%,出口同比增长10.1%,进口同比增长12.7%。2018年,半导体和电子工业的国际需求将保持旺盛,能够为日本出口增长提供有利支撑,但须关注美国贸易保护主义升温的影响,尤其是关于钢材、铝材进口关税政策有可能引发贸易战的担忧仍存。

    综上,日本一季度外需增长势头持续,但PMI指数和居民消费信心指数均呈低位波动态势,内需不振是导致经济负增长的主要原因;通胀水平虽有所回升,但核心CPI指数仍低迷,显示出国内居民消费的疲弱趋势未改。中诚信国际认为,2018年日本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不会明显转向,日本经济或将维持低增长。但是,若无法解决人口老龄化问题、推出切实有效的经济结构改革措施,宽松货币政策和财政刺激政策对日本经济的提振作用或将有限。此外,随着美国贸易保护主义升温、美联储加息对国际金融市场及新兴经济体的冲击、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等不利因素的持续,2018年日本经济发展将面临较复杂的国际环境。

    新兴市场国家经济普遍出现向好趋势,但分化仍旧明显

    东南亚、南亚地区经济持续增长,外部环境仍是影响区域经济发展的主要不确定性因素

    受益于贸易回暖和大宗商品价格上涨,2018年一季度东南亚和南亚国家经济整体继续保持稳定增长。越南一季度GDP增速高达7.4%,为十年来同期**水平,也是一季度东南亚国家经济增长表现**的国家之一。越南经济的高速增长主要源于农业发展以及制造业出口回升。强劲的投资和国内消费推动了印度尼西亚、菲律宾、泰国、马来西亚等国的经济增长。其中印尼、菲律宾、马来西亚一季度GDP增速均超过5.0%。较高的国内需求和公共投资推动菲律宾经济快速增长,同时积极推进的税改等一系列改革措施则为菲经济发展提供了良好的政策环境,2018年一季度经济同比增长6.8%。尽管由于经济增长及美元疲软迫使林吉特,泰铢等东南亚国家货币升值,但目前对出口并未产生较大影响。2018年1-3月泰国出口总额逾628亿美元,同比增长11.3%;同期接待国际游客人数同比增幅超过15%。得益于出口和旅游业提振,一季度经济增速有望达4.0%。

    一季度***GDP增长率为4.3%,高于去年第四季度3.6%的增速。其中制造业延续扩张态势,同比增长10.1%。在结束了连续两年的负通胀后,2017年***消费价格指数同比上涨0.6%,核心通胀率(剔除住宿价格和私人道路交通价格)达到1.5%,高于2016年的0.9%。2018年随着劳动力市场的改善,核心通货膨胀率的上涨压力预计将持续。受经济的稳步扩张和物价的上涨压力影响,***金融管理局于2018年4月宣布恢复新元稳步升值的货币政策,结束维持两年的零升值政策。中诚信国际认为,政府通过调整汇率来收紧货币政策能够确保***中期价格维持稳定,预计2018年***经济增幅为3.3%。

    印度经济持续复苏,但需关注国际油价及美国利率上升带来的通胀和资本外流压力。2018年一季度印度经济持续复苏,主要得益于“废钞令”和GST税改的负面影响逐渐消退,加之此前中央薪资改革和正常季风季的帮助,公共和私人消费也有所回暖。2018年一季度印度价格指数呈下降趋势,截至3月末,CPI为4.3%,较年初下降0.8%,通胀水平逐步趋近央行中期4.0%的目标,货币政策维持中性。此外,一季度印度制造业和服务业活动较为活跃。3月份,印度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为51.0,连续8个月在50.0上方运行;同期服务业采购经理人指数较上月上升2.5至50.3。进出口方面,作为原油净进口国,国际油价上涨抬升了印度进口成本,贸易逆差有所扩大。受此影响,印度卢比兑美元汇率自2018年初开始呈现下行趋势,3月末较年初贬值2.3%。此外,美国利率抬升也给印度带来一定资本外流压力。总体来看,印度经济复苏势头不减,但需关注油价上涨及美国利率上升给印度带来的通胀及资本外流压力。

    外部环境仍是影响该区域经济发展的主要不确定性因素。作为东盟**的贸易伙伴和第四大贸易伙伴,2017年东盟对中国和美国贸易额约占对外贸易总额的20%,中美就双边经贸磋商达成共识降低了贸易摩擦对马来西亚、泰国等国家出口市场带来的潜在风险,但仍需关注全球贸易保护主义风险上行及美联储加息等不确定性因素对整个地区经济增长可能带来的负面影响。在全球经济复苏的推动下,预计2018年东南亚及南亚国家经济将继续维持稳健,区域强劲内需及相对稳定的外需使得该区域能够抵御一定的外部冲击。

    2018年中东国家经济有望筑底回升,地缘政治依然是区域主要风险

    2017年中东地区国家经济受石油产出减少影响,整体下滑。2017年中东地区国家整体非石油经济有所增长,但受限产协议导致石油产出减少以及地缘政治风险等因素影响,整体经济活动较2016年有所下滑。具体来看,沙特受石油产出减少、财政整顿导致政府支出下降以及国内政局动荡等因素影响,2017年经济增长由正转负出现萧条,实际GDP增长率为-0.7%。2017年阿联酋石油领域实际GDP下降1.5%;非石油领域受就业扩张、政府支出增加等因素影响,实现2.9%的增长,全年实现经济增长1.5%,较2016年下降1.5个百分点。2016年由于伊核协议的实施导致伊朗油气领域实现大幅增长,GDP增长率达到12.5%;2017年随着油气领域产能逐步恢复,大幅增长的可持续性减退,预计2017年伊朗经济增长将降至4.2%左右。

    2018年中东地区经济有望触底反弹。展望2018年,随着国际油价的上升以及全球经济复苏带动非油气领域的增长,中东地区经济有望触底回升。具体来看,在扩张性财政政策和油价回升的双重刺激下,沙特石油产业和非石油产业分别有望实现1.1%和2.6%的增长,全年经济有望回升至2.0%。随着全球贸易环境改善,阿联酋出口和私人部门消费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2018年经济有望增长2.7%。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并对伊朗实施制裁,可能对伊朗2018年经济带来不利影响,需重点关注伊朗与英法德中俄的磋商谈判。此外,中东地区固定汇率制度的国家需要关注利率持续上升的风险。随着发达经济体退出货币宽松政策并开始逐步加息,为了维持汇率稳定,部分国家可能被动加息。

    地缘政治风险仍是中东地区面临的主要风险,2018年进一步加剧。中东地区地缘形势仍然复杂并有所激化。国内政局方面,2017年沙特肃贪风暴以及低迷的经济使得国内政局脆弱性有所增加;2017年9月伊拉克库尔德独立公投引发地区紧张局势;2018年5月美国不顾盟友反对,正式签署文件退出伊核协议并对伊朗实施**级别的经济制裁,经济形势的逆转可能使得伊朗国内政治的稳定性下降。区域关系方面,***问题目前虽已接近解决,但2018年4月美英法因“使用化学武器”对***进行军事打击,大国博弈日趋激烈。此外,美国不顾国际社会反对将驻***使馆迁往耶路撒冷,引发新一轮巴以冲突。巴以问题是中东地区的核心问题,巴以矛盾重燃可能导致地区平衡局面被打破,教派冲突、反美情绪加剧将增加中东地区地缘政治风险。

    总体来看,国际油价上升利好中东地区国家石油产业同时全球经济复苏对其非油气领域增长形成拉动,2018年中东经济有望筑底回升,但需关注愈演愈烈的地缘政治局势对地区稳定和区域经济的不利影响。

    南美地区经济复苏进程缓慢,增长不及预期

    2018年虽然国内需求改善以及大宗商品价格持续走强为巴西的消费和出口带来利好,但经济增长仍不及预期。2018年第一季度巴西GDP环比增长0.5%,低于此前0.7%的预期。巴西央行也将2018年全年经济增长预期由此前的2.9%下调至2.8%。巴西经济复苏不及预期主要受到总统选举导致的政治不确定性以及就业市场疲软影响。2018年3月,巴西失业率达到13.1%,处于历史较高水平。物价方面,巴西通胀自2017年下半年来一直维持在较低水平。2018年3月,巴西广义消费者物价指数(IPCA)为2.7%,部分抵消失业率高企对国内需求造成的负面影响。较低的通胀也为货币政策提供了充分空间,从而有助于政府采取灵活的政策刺激经济增长。2018年巴西实行中性偏松的货币政策,巴西央行于3月宣布将基准利率下调至6.50%,创历史新低。然而,近期美元走强以及美国国债收益率持续上升给巴西带来一定货币贬值和资本外流风险。美元兑雷亚尔从3.4贬至接近3.7,巴西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则由前期的下行趋势转为上升。此外,作为阿根廷第一大进口国,阿根廷比索大幅贬值也可能对巴西出口造成一定影响。

    2018年一季度阿根廷经济复苏势头延续,但持续的高通胀及比索大幅贬值使经济承压。2017年在全球低利率及美元相对走弱的背景下,阿根廷受到国际资本的青睐,投资加速增长。加之实际工资上升带动国内消费扩张,在投资和消费的双重作用下,阿根廷经济在2017年有所回暖。2018年初,阿根廷经济延续复苏势头,1月及2月GDP同比分别上升4.3%和5.1%。然而持续的高通胀及比索大幅贬值为阿根廷经济带来下行压力。2018年3月阿根廷CPI为25.4%,较年初小幅上升0.4%。此外,受美元走强影响,加之政府财政改革推行不畅,致使投资人预期落空,阿根廷比索大幅贬值。为支撑本国货币,阿根廷政府采取抛售美元、加息与削减赤字的调控手段。目前,阿根廷的政策利率已调升至40.0%,财政赤字目标则从相当于GDP的3.2%削减至2.7%。同时,阿根廷政府已向IMF提出了300亿美元的灵活信贷安排申请,以弥补财政赤字,并为稳定汇率提供保障。当前比索挫跌已经得到抑制,但阿根廷政府未来可能难以实现低通胀、稳定GDP增长和继续为大规模财政赤字融资之间的平衡。此外,获得IMF的此种信贷安排需要强大的经济基本面以及有力的经济政策作为支撑,*终是否能够得到IMF的信贷安排仍有待观察。

    总体来看,2018年一季度南美地区经济呈现缓慢复苏的趋势,但复苏势头不及预期。与此同时,美元升值以及美国利率抬升给新兴市场国家带来了不同程度的货币贬值和资本外流风险。此外,还需关注南美多国大选导致的政治不确定性给地区经济带来的影响。


    展望2018全年,全球经济仍将处于上升路径,财政和货币政策组合、外部需求以及大宗商品走势依然为全球经济增长提供动力。但与此同时,需关注发达国家货币政策转向超预期风险、局部地缘政治风险以及美国贸易保护主义可能带来的不确定性: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收紧速度一旦快于预期,将对部分新兴市场国家形成冲击;中东地缘政治风险进一步加剧,或给地区稳定和区域经济带来波动,并扰动原油等大宗商品价格的走势;虽然中美已就贸易问题达成协议,但欧盟和日本与美国的钢铝关税问题依然悬而未决,美国内向型贸易政策给全球经济复苏带来一定不确定性。


    您是第 112400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