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上海仟浦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中美经贸谈崩了?

    中美经贸谈崩了?

    5月4日,中美经贸磋商第一回合正式落幕。美国派出的“史上*豪华”班底也已经于昨日晚间离开。


    这次通稿中指出:双方在有些领域达成了共识,在一些问题上还存在较大分歧。


    那么,如何理解双方的共识,又有哪些途径可能有助于消化分歧?



    1.不切实际



    “对这一轮中美谈判,我们一颗红心,两手准备。能够成功**,不能成功我们也有勇气直面现实。即使成功,也很可能需要经历几个来回。”


    中美经贸磋商第一轮结果,中方扛住了美方的程咬金三板斧没被吓倒,这场“史诗级”贸易摩擦有望从大国对撞转向坦诚磋商。


    不过,规模如此巨大的双边经贸,涉及的问题想必十分复杂,未能一次达成协议,也实属正常。尤其是,美方初步的期望如此不切实际且结果消极,即使美方真的放弃贸易战而转入协商,双方也需要更多时间,让美方决策者更深切地体会到客观经济规律的作用。


    可以来看一下5月4日《华尔街日报》中文网公布的美方谈判框架。先是减少贸易逆差:


    从2018年6月1日开始的12个月以内,中国需要减少1000亿美元的对美贸易顺差;


    从2019年6月1日开始,中国继续在12个月以内减少第二个1000亿美元的对美贸易顺差,也就是到2020年底共计减少2000亿美元的顺差。


    要知道,2017年中国从美国进口的贸易总额才1303亿美元。现在美国要求中国在两年多时间内就新增2000亿美元进口,相信但凡有点经济学常识的人,都会意识到这个要求是多么不切实际。


    更重要的是,这一要求本身就充满着计划性指令的味道,其颐指气使做派不可接受,与美方不承认中国市场经济地位形成绝妙的讽刺。


    2.谁的过错?


    事实上,单就经济常识而言,中美贸易不平衡本不是中国的“过错”,而是美国自身国民储蓄不足的必然结果。只要美国不提高本国国民储蓄,无论山姆大叔怎么折腾,无论对外发起多少贸易战,都无法消除贸易逆差,而且必然是按下葫芦浮起瓢,缩小了与这个国家的贸易逆差,却扩大了与别的国家的贸易逆差。


    鉴于美国国民储蓄低下的根源在于其社会福利制度和财政支出中消费性支出过高而投资性支出过低,如果真想根治美国的贸易逆差问题,美国该做的是推动特朗普已经提出过的社会福利改革,并改革优化美国财政支出结构,而不是与贸易伙伴纠缠不休。不能自省而发奋自我改革自我更新,而是诿过于人;


    这种做派让人看到的不是美国的强大,而是这个国家自我奋斗精神的衰退。中国同样希望美国改善本国宏观经济平衡,因为只有这样它才能成为中国可持续开发的外部市场,但中国不可能背离客观经济规律而为美国越俎代庖。


    进一步考察国际收支全局,我们不难看到纠缠于货物贸易差额是何其片面。因为经常项目收支不仅包括货物贸易,还包括服务贸易,而后者正是美国的长处、中国的短处。


    多年来,中国已经形成了货物贸易顺差、服务贸易逆差的格局,且货物贸易顺差总体有下降趋势,服务贸易逆差则呈现上升态势。2017年,中国货物贸易顺差4761亿美元,同比下降3%;服务贸易逆差2654亿美元,同比猛涨14%。今年一季度,中国货物贸易顺差534亿美元,服务贸易逆差762亿美元,再加上其它项目,导致中国经常项目收支出现了282亿美元的逆差。


    在这样的发展趋势之下,中国可能承受一举对美削减两千亿美元货物贸易顺差的冲击?那样的话中国经常项目收支整体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这对于中国宏观经济稳定性会产生何等冲击?


    别忘了,美国位居现行国际货币体系核心,而中国并非如此;因此美国能够承受的国际收支逆差,对目前的中国就会构成不可承受之重。前两年中国资本外流、外汇储备锐减万亿美元的冲击尚未远去,把本质上是动摇中国宏观经济稳定基础的主张包装成为美国要求“公平贸易”和“贸易平衡”的“维权”,这种宣传手法固然高明,但真的瞒不过行家。




    3. 主张优劣


    经验地看,化解贸易不平衡的办法往往有积极主张和消极主张之分。


    中国提出的是扩大进口的积极主张,美国目前提出的还是中国减少出口的消极主张。


    前者的效果是保持、增强中国市场的购买力,为美国产业提供更多的商业机会,为美国工人、农民、白领创造更多的面向中国市场的就业机会;后者主张效果则是直接减少中国市场的购买力,进而导致美国产业在中国市场的商业发展空间缩小,美国工人、农民、白领面向中国市场的就业机会减少。两相比较,何种更加可取,不言而喻。


    至于对扼杀“中国制造2025”的企图,更是毫无道理,毕竟任何个人、国家都有追求自我发展的权利,而且“中国制造2025”并没有主张违反世贸规则的做法,这两年高举“自由贸易”、“世贸规则”大旗的并不是美国,而是中国。美国政府不能禁止蒙大拿边远小镇的小伙子奔赴纽约追求自己的“美国梦”,又有什么理由、权力禁止中国追求自我发展的“中国梦”?


    中美协商从来就不是仅限于中美两国的一盘棋,中国集成电路产业发展热潮正在迅速兴起,东北紧急部署扩种大豆。前几天习近平主席与印度总理莫迪在武汉会晤,李克强总理赴日出席第七次中日韩领导人会议及访问日本正在紧锣密鼓准备。


    美国那边,资本市场、消费市场、通货膨胀等方面的压力也正在积累,从企业界发声,到千名经济学家上书,美国国内的反对声浪正在上升。说到底,超级大国决策者发动的史诗级贸易战没有那么轻易鸣金收兵,自卫反击的中国也需要向国内外充分显示自己的意志与能力。既然如此,不急于一蹴而就草率达成缺乏可行性的协议,而是耐心一点继续磋商,让时间发挥作用,让美国决策者更深切地体会到客观经济规律的作用,何乐不为?



    延伸阅读一:


    中美贸易磋商到底有没有谈崩?


    北京时间5月4日傍晚,中美两国贸易代表结束了为期两天在北京有关中美经贸领域的会谈磋商。目前,美方团队已经返回。


    在会谈后发布的新闻公告中,此次磋商的基调被形容为“坦诚、**、富有建设性”。公告称“双方均认为发展健康稳定的中美经贸关系对两国十分重要,致力于通过对话磋商解决有关经贸问题”。


    公告还称,“双方就扩大美对华出口、双边服务贸易、双向投资、保护知识产权、解决关税和非关税措施等问题充分交换了意见,在有些领域达成了一些共识”,表示双方认识到“在一些问题上还存在较大分歧,需要继续加紧工作,取得更多进展”,同意“继续就有关问题保持密切沟通,并建立相应工作机制”。


    美国财长史蒂文·努钦(戴眼镜者)和美国代表团的其他成员在北京参加贸易谈判


    此次美方代表团规格之高,可谓****。其中包括3名阁员、3名**“西翼”干将和一位大使,带队者为**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此外还有商务部长罗斯(Wilbur Ross)、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和艾森斯塔特(Everett Eissenstat),美国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Terry Branstad)。


    中美定期性的“2+2”讨论的是多领域话题,阵仗似尚较此稍逊一筹,而历史上即便中国“入世”谈判,美国也仅派一名**贸易代表领衔而已。


    会谈前部分美方代表曾发出“高调”,认为不会空手而归。莱特希泽称“我带着长长的要求清单到北京”,纳瓦罗更扬言“别看我们在北京会谈,但决定却要在华盛顿做出”,甚至美国总统特朗普也在北美东部时间5月2日凌晨在推特上称,“我们伟大的财经团队正前往中国,尝试谈判达成一个公平的贸易机制”。


    但从会谈后公布的信息看,和美方此前的期许显然有较大反差:“坦诚、**、富有建设性”是外交辞令,“翻译”过来就是“各说各话且谁也没说服谁”;“达成了一些共识”的言下之意则是“更多地方尚未达成共识”,而“较大分歧”这样的措辞则在“官样外交文书”中极为罕见。


    当然,信息中也包含许多积极因素,主要集中在“致力于对话”等基调性、方法性问题上。总体上看,这次规格极高、时间短促的会谈并没有“谈崩”,但也仅此而已。


    很显然,这样的结果更接近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北京时间5月2日“期望通过一次磋商解决所有问题是不现实的”的前瞻,而事实上大多数美方及第三方人士会谈前也持类似看法,如咨询公司Monarch Global Strategies总裁兼CEO、原美国奥巴马(Barack Obama)政府**贸易官员卡姆内兹(Michael Camunez)就曾预言,不要指望这次高阶互动能取得多少“干货”,且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


    除对全球化和自由贸易持极端敌视态度的纳瓦罗等个别人,中美双方并非真想展开一场全面贸易战,而希望能达成一项妥协,这是双方得以举行会谈,且能够拿出一份“我们还会继续谈下去”共识声明的基础。


    但具体到谈判内容上,彼此间的底线差距就实在太大了。


    美方的两大核心要价,一是要求中方迅速降低美中贸易逆差,二是“保护美国知识产权”,并摆出一副志在必得、咄咄逼人的姿态。但这实际上是很难如愿的。


    先看第一点。


    特朗普近日一再强调“我要的就是实实在在减少贸易逆差”,并多次具体提出了1000亿美元的近期“缩水”要求,而这正如许多美方专业人士所言,是根本做不到的:美方愿意卖、中方也愿意买的农产品、飞机、汽车等,市场已趋于“滞涨”,而经常被特朗普团队视若无睹的美方服务业等“非实物经济”领域,美国更早已连年出超。


    而中方真正需要、可迅速填补巨额贸易逆差窟窿的领域——美国高科技与技术,美方却设置重重障碍限制对华销售,且令人啼笑皆非的是,随着“中兴事件”的发酵(尽管公平地说,该事件本身和贸易战并无直接关系),特朗普政府正作出继续收紧对华技术和高科技产品出口的姿态,而这显然与削减美中贸易逆差的诉求背道而驰。


    至于第二点“保护知识产权”,仅就概念而言中方并不反对,问题在于特朗普口中的“保护知识产权”,实质是要断绝中方“以市场换技术”,从而实现产业升级转型的一切念头,这显然与中方早先推出的“中国制造2025”针锋相对,且触及中方核心利益,超出了中国所能接受的底线。


    美方之所以如此高调、急切,是鉴于国内外在贸易战领域压力巨大,且中期选举临近,需要一些“看得见的成果”交账,但事实却正应了“欲速则不达”这句话。

    此次谈判,*初确定来华的仅姆努钦一人,但短短几天内却膨胀出一个被部分媒体戏称为“豪勇七蛟龙”(Magnificent Seven,好莱坞大片名)的“超级代表团”。


    在这“七蛟龙”中,姆努钦和库德洛支持自由贸易和全球化,希望和中方早日达成一项“都能接受”的协议,罗斯贸易立场保守但并不希望和中国打贸易战,也支持早日达成妥协,纳瓦罗作为一手点燃此次贸易战烽火的“总设计师”、特朗普贸易团队中*极端反自由贸易、反全球化的代表,一直公开高唱“不怕和中国打贸易战”的调门,莱特希泽和纳瓦罗立场相近而稍“温和”,因为其**贸易代表身份,相关“敏感性言论”甚至较纳瓦罗更多。而另外两位代表则依违其间。


    匆匆组成、立场反差强烈的“七蛟龙”据称事先并未充分交换和统一意见,一些“内部消息”称如此“搭班子”意在“让各方对立意见充分展开,避免独断专行”,但实际目的,恐意在让真正的“主心骨”特朗普便于“掌舵”,避免前方谈判失控,或达成自己不愿达成的结果。但如此一来,面对显然做了较充分的准备和较多的预案,一蹴而就的希望就更渺茫了。


    如果特朗普本人也抱着和他的“高参”纳瓦罗同样的“谈判在北京,拍板在华盛顿”想法,想通过“漫天要价、就地还钱”的特朗普逻辑和“速战速决、高举高打”的战术达成单边有利的结果,他恐怕注定会变成《伊索寓言》中那个和太阳打赌要脱下寒冬里路人棉衣的北风,愈凛冽暴躁,愈事与愿违。


    如前所述,此次会谈**的共识,是“还需要谈”和“还需要抓紧时间谈”,这为双方“斗而不破”留下了余地。


    兵临城下,将至濠边,中美双方都需要一个可以宣称为“胜利”的结果,何时这样的结果在彼此间“相爱相杀”中达成,何时真正的、可以巩固一段时间的妥协也就呼之欲出了。


    匆匆来去,只是开始。


    延伸阅读二:


    中美经贸磋商,传递三大重磅信号!


    5月3日至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与美国总统特使、财政部长姆努钦率领的美方代表团就共同关心的中美经贸问题进行了坦诚、**、富有建设性的讨论。双方均认为发展健康稳定的中美经贸关系对两国十分重要,致力于通过对话磋商解决有关经贸问题。


    中美双方就扩大美对华出口、双边服务贸易、双向投资、保护知识产权、解决关税和非关税措施等问题充分交换了意见,在有些领域达成了一些共识。双方认识到,在一些问题上还存在较大分歧。双方同意继续就有关问题保持密切沟通,并建立相应工作机制。

    如何看待此次中美磋商?双方都谈了什么?后续如何推进?以下一文深度梳理,中美经贸磋商,传递三大重磅信号:


    1. 坦诚、**、富有建设性,双方就部分问题达成共识


    此次中美磋商全球瞩目,背后凝聚期待——健康稳定的中美经贸关系,不仅有利于中美两国发展,更关系到整个世界的发展与繁荣。


    “坦诚、**、富有建设性”,这是磋商结束后双方对此番谈判的一致评价,双方都认为发展健康稳定的中美经贸关系对两国十分重要,致力于通过对话磋商解决有关经贸问题。


    商务部研究院美洲与大洋洲研究所所长 李伟表示,这轮中美经贸磋商,应该说是坦诚**,富有建设性,主要是体现在两方面:一是就部分问题达成了共识,二是双方将会进一步的沟通,建立工作机制,解决这次磋商没有解决的问题。 


    2. 专家:中美经贸磋商就部分问题达成共识,有利于维护两国人民的利益        


    专家表示:磋商就中美经贸部分问题达成共识,有利于维护两国人民的利益,也有利于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中美双方均认为发展健康稳定的经贸关系对两国十分重要,致力于通过对话磋商解决有关问题。国家发改委外经所国际贸易研究室主任 王海峰表示,解决中美贸易问题要站到一个全球高度,来建立一种合作共赢的方式,共同管控这次分歧。从长远的角度来解决这个问题,为全球人类来造福。 


    赛迪研究院工业经济研究所所长 秦海林表示,中美经贸的结构性问题,既有机遇也有挑战,要从维护两国人民利益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角度,控制分歧,力争求同存异,寻找**的利益交织点,解决问题。体现对两国人民负责,对人类命运共同体负责的态度。 


    国际问题专家 洪琳表示,美方应该看清楚一点,要解决存在于两国之间的经贸问题,谈判是一个务实的态度,而要谈判必须秉持着公正、坦诚、务实、理性的态度,才能够解决问题。


    3. 保持密切沟通,机制建设推动后续磋商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此次磋商中,双方认识到,在一些问题上还存在较大分歧,需要继续加紧工作,取得更多进展。双方同意继续就有关问题保持密切沟通,并建立相应工作机制。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部部长 赵昌文表示,中美之间的贸易关系是非常复杂的,也不可能通过这一次对话就能解决所有问题,所以双方同意要建立一个工作机制来磋商解决,还没有谈好的问题,这是非常必要的。 


    专家表示,中国将会进一步加大自主开放,这是中国的基本国策,是基于中国自身发展的需要,基于推进全球化进程的需要,基于全球贸易自由化的需要。


    仟浦财富核心团队成员在金融圈深耕多年,参与操作了近500家地方政府的近千个项目,足够的行业样本和丰富的经验,以及专业的操作技能和服务理念,可以为全国不同发展阶段客户提供切实可行的系统解决方案。


    您是第 111933 位访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