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上海仟浦财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新闻 > 财政“挤水” 城投风险到底多高?

    财政“挤水” 城投风险到底多高?

    2017年以来,辽宁、内蒙古、天津等省市先后爆出虚增经济总量和财政收入,纷纷调减2016年经济增长和财政收入统计数据。从区域财政通过政府购买城投服务的角度来讲,此举或增加区域城投企业的信用风险。

    显性债务占GDP的比重只有20%,但大规模的隐性债务成为地方政府不得不防范的风险点。因此,2016年下半年以来,为规范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割裂地方政府对城投企业的隐性担保关系,国务院、财政部、发 改委等相关部门陆续从“需求端”和“供给端”出台限制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增长的文件。对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的监管,加重了城投再融资的可获得性,也增加了城投的信用风险。

    另外,截至2018年3月底,地方政府从2015年开始的置换债发行约为11万亿,剩余1.5万亿置换债发行将于2018年8月底前完成,置换债即将完成,对城投的直接隐性担保将宣告结束,城投风险或将提升。

    财政收入虚增、地方政府债务规范趋严、置换债即将完成等多种因素叠加,对城投的“信仰”形成挑战。如何理解城投的风险?“资管新规”对城投会形成什么冲击,哪些区域的城投受到的影响可能较大?


    城投:老问题,新框架

    城投监管始于2010年国发19号文,以2014年国发43号文为分界点,未来城投和地方政府之间的担保关系将被割裂。但对城投的监管一直并不到位,或者说地方政府为保证GDP增长,始终对城投企业存在隐性担保。同时,为防止发生系统性风险发生,但对城投的监管时松时紧,不断强化了投资者对城投的“信仰”。

    但以2016年国办函 88号文为起点,监管要求“对违规举债发生风险的政府相关负责人和金融企业参与人员终生追责”,此文正中城投违规举债的要害,加之2017年以来监管政策不断强化,城投“信仰”正经历考验。

    在城投“信仰”弱化的情况下,未来应当如何看待城投风险?

    2018年财政部下发的23号文明确要求,未来评级报告中“不得披露所在地区财政收支、政府债务数据等明示或暗示存在政府信用支持的信息,严禁用政府信用挂钩的误导性宣传”,并6次之多提及地方政府不能为城投企业提供担保。增长结构的转变和监管政策的持续施压,将逼迫城投企业向一般类工商企业转型,城投风险的衡量也将向一般类工商企业转变。

    但城投企业20多年来的发展和地方政府的支持密不可分,因此城投企业的“去政府化”不能一蹴而就。城投逐步向一般工商企业转变的类型大致可以分为以下三种:

    城市大型基建及公用事业经营主体,主要是利用现有资源进行整合,转型为水务、燃气、供热、公交等公用事业类经营主体,并在政府购买服务基础上从事基础设施业务。国有资本经营主体,此类主体未来减少对基础设施项目的投资,整合区域内国有企业,并加强对下属子公司的控制。房地产企业,原来主要从事土地整理的企业,且房地产市场景气度较高、未来基建投资需求较小的区域城投企业主要转型为房地产企业。

    从转型类别来看,后两类企业将转变为非城投企业,未来按照国有资本经营主体和地产企业进行风险评估。第一类企业与原有城投企业类似,但在剥离地方政府对城投担保的情况下,需要重构城投分析框架。


    城投风险:市场化中的自担自责

    理清当下城投企业风险,我们除从政府财政实力的角度去分析外,从城投自身的角度出发,我们主要从以下三方面梳理风险。

    第一,城投在市场化转型过程中,地方政府对城投的担保逐步剥离,但目前“置换债”仍未完全发完,从置换债的角度出发,地方政府仍对纳入地方政 府债务的存量城投债务存在一定的担保。目前,新疆、海南、黑龙江、河北、 陕西、河南、安徽、宁夏、吉林、甘肃、广东、青海、上海、江西、北京等区域这一比例低于全国,其中上海、江西、北京这一比例不足 50%, 以上省份未来通过发行置换债偿还城投企业债务的能力仍较高,其城投企业的风险可能较小。

    第二,未来城投企业的新增债务风险主要从负债对应资产角度去分析。在城投企业“去政府化”的过程中对存量债务和近几年的债务增速要高度关注, 是未来城投企业可能存在风险的根源,如果监管政策逐步趋严,城投企业“借新还旧”或将受到影响。从城投债的存量规模来看,江苏、浙江、天津、四川、 重庆的规模居于前五;从各区域财政存量债务占区域内综合财力的比重来看, 天津、广西、陕西、湖北、重庆、贵州等区域比重较高;从 2014 年至2017年城投债的增速来看,贵州的城投债增速超过30%,甘肃、广西、湖北、吉林、湖南增速超过25%。

    第三、为了更好看清当前融资平台的财务状况,我们针对发债的融资平台进行了相关统计,通过其“经营活动净现金流”来观察其主营业务的现金回流情况,通过其资产负债表中的“在建工程”观察其现在和未来基建任务情况,以及地方政府的回购压力。对各省城投公司财务情况进行排序后发现,从**水平来看,江苏、浙江、陕西、河南、贵州、湖南等省的城投公司经营性现金流情况较差,天津、 湖北、江苏、浙江等省的城投公司在建工程量比较大。说明这些城投公司的基建项目在不断增加,但也不排除部分基建项目已经完工,但却因为没有及时回购而滞留在账目上,没有及时转固定资产或者存货。总体而言,大部分省份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自身造血能力欠佳,其再融资可能面临风险(对于地方政府超越权限或财力与融资平台签订的应收账款协议,银行不得对该协议融资)。


    “资管新规”对哪些城投影响较大

    城投企业在前期的发展过程中,通过信托贷款和委托贷款等形式形成较大规模的债务。据不完全统计,城投企业负债中约1/4来源于非标产品。“资管新规”要求“打破刚性兑付,不得开展资金池业务,投资资产要做到资产穿 透,投资资产不得期限错配”,这对城投企业负债端的非标将产生较大的影响。

    根据我们的整理,2015-2017年新增非标产品占全国新增社融的比例大高达28%。其中,山西、天津、重庆、北京、广西、湖北、四川、江苏 等区域高于全国平均值,其中山西高达78%,“资管新规”的影响或许比较大。

    但在此需要强调一点,对于“金融生态环境”较好区域,其融资渠道的可替代性较强,尽管非标融资占比较大,但未来通过贷款和债券融资转变融资渠道的可能性较大,“资管新规”的冲击或将有限,如北京、江苏等区域。


    仟浦财富核心团队成员在金融圈深耕多年,参与操作了近500家地方政府的近千个项目,足够的行业样本和丰富的经验,以及专业的操作技能和服务理念,可以为全国不同发展阶段客户提供切实可行的系统解决方案。


    您是第 112285 位访客!